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神帥葉無道
神帥葉無道 連載中

神帥葉無道

來源:外網 作者:葉無道徐靈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無道徐靈兒 都市言情

他本是一國神帥,卻為愛退隱都市,甘為庶民。 大婚之上,未婚妻卻對他肆意凌辱,甚至退婚! 一怒之下,他轉身娶走伴娘,肅穆道:「我本神帥,財權無雙!」展開

《神帥葉無道》章節試讀:

徐靈兒和葉無道還沒到家,母親李玉環便打來了電話。

「靈兒,你……你想氣死你爹娘啊,瞧瞧你今天乾的什麼事兒!」

「咱家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

「你爸氣出了心臟病,現在在仁愛醫院,趕緊過來。」

啪!

徐靈兒如遭雷擊,小臉煞白,手機掉落在地。

她沒想到今天這事兒會給父親造成這麼大的打擊。

「快,快去醫院。」徐靈兒撕心裂肺的喊道:「我爸心臟病犯了。」

「嗯?好。」葉無道立即一個甩尾漂移,朝醫院駛去。

半路上,他給今天接待他的孤狼打了通電話:「把我天羅十三針送來。」

葉無道準備親自出手救未來岳父,給他留個好印象。

除了「少帥」,他還有另一身份,針神!

他自創的天羅十三針,奪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機,救人無數!

上至將軍,下至平民!

一個小小的心臟病,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電話那邊的孤狼雙目熾熱:「五年了,針神終於再出手!」

「不知對方何方神聖,值得神帥親自出手。」

葉無道繼續道:「不該關心的,少打聽。」

「另外,三天後的出山盛典,安排陳雅芝一家當僕人。」

孤狼:「明白。」

掛了電話,葉無道才發現徐靈兒正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在幹嘛?」徐靈兒問道。

葉無道:「我會親手救你父親。」

「另外,我已經安排陳雅芝一家去盛典當僕人了。」

徐靈兒頹廢的躺在座子上,嘆口氣,透着滿滿的失望。

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人這麼能吹牛逼呢。

先不說醫術,單說神帥的出場盛典,是他能染指的?

可笑至極。

沒多久,兩人便來到了醫院。

而醫院的一幕,讓徐靈兒心如刀絞。

母親李玉環,正給陳雅芝下跪,苦苦哀求。

大伯二叔兩家人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陳雅芝滿臉孤傲,對李玉環的哀求無動於衷。

葉無道眉頭緊皺:「陳雅芝怎麼來這兒了。」

徐靈兒下了車,直衝向李玉環:「媽,快起來,你下跪做什麼。」

李玉環抹了一把眼淚:「靈兒,你來得正好,快求求雅芝,救救你爸吧。」

「你爸已經進了搶救室,但主治醫師是雅芝的媽,她媽不肯去救人。」

陳梅和徐大海都在這家醫院上班,兩人貌合神離,暗中較勁,最近在競爭科室主任的位子。

再加上今天婚禮上發生的事,兩家幾乎是死對頭了。

陳梅會搶救徐大海才怪。

現在轉院明顯來不及了,李玉環只能下跪哀求陳雅芝。

徐靈兒頭大如牛!

現在沒時間想太多,當務之急還是救父親。

她不得不放棄尊嚴,哀求起來:「雅芝,我爸是危重病號,求求你行行好,讓你媽救救我爸吧。」

陳雅芝的笑更陰冷了:「現在知道求我了,早幹嘛去了。」

「你這不是把你乘龍快婿帶來了嗎,讓葉無道幫你啊,求我幹嘛!」

李玉環這才知道,和徐靈兒一塊來的人是葉無道。

她當場爆發。

「靈兒,你……你想氣死我是不是,怎麼把這廢物帶來了。」

「你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他……你難道不知道,他非但是吃軟飯的廢物,還坐過五年牢。」

「葉無道我警告你,你休想跨進我家門一步,我家不養廢物。」

「雅芝你放心,回去後我肯定好好教訓徐靈兒,今天的事兒是靈兒的錯。」

陳雅芝心裏舒坦許多:「行,想讓我媽出手相救也可以。」

「拿三十萬醫藥費,不過只能讓葉無道掏錢。」

徐家人為難起來。

葉無道就是因為掏不起三十萬,才悔婚的。

陳雅芝還執意讓葉無道掏三十萬,這是故意找茬啊。

葉無道嘆口氣,他沒想到陳雅芝會這般尖酸刻薄。

自己究竟是怎麼陪她度過五年的……

「呵呵,本來我還想着好聚好散的,不過現在看來,是你執意要自掘墳墓,我也只能成全你了。」

陳雅芝冷哼:「哼,少在這兒說些沒用的轉移話題。」

「掏不出錢?可以,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你和徐靈兒跪下給我道歉,說你就是個舔狗,根本配不上我。」

「徐靈兒就是撿了我唾棄不用的破鞋!」

徐靈兒雙目泛紅,心神顫抖。

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但一想到父親可能挺不過這關……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她不得不妥協,雙腿彎曲,要下跪。

葉無道卻忽然伸手攔住了她。

「靈兒,不用求她,你爸的病,我來治。」

陳雅芝囂張的狂笑起來:「徐靈兒,這下你見識到他的廬山真面目了吧。」

「人窮,拿不出醫藥費也就算了,為了你爸的性命,一點委屈都不肯受,還凈吹牛逼!」

「他就是被我唾棄的破鞋,你也只配撿我的破鞋。」

她每一句話,都像針一樣扎在徐靈兒心上。

她的心,早已千瘡百孔!

啪!

葉無道忽然出手,重重的打在陳雅芝臉上。

陳雅芝跌落在地,牙都磕掉了一顆。

「我說過,徐靈兒是我妻子,誰都不可辱。」

「上次你沒記住,這次我幫你長長記性!」

葉無道的話,擲地有聲。

然後,安靜,死一般的安靜。

徐家人頭都要炸了。

混蛋啊,現在還求人家治病救人呢,這混蛋竟把人給打了。

人家肯出手才有鬼呢。

徐靈兒踉蹌倒退兩步,遠離葉無道。

他是魔鬼嗎!

他此舉可能害死父親啊!

她失望,後悔。

後悔之前做出的選擇。

「你……你為何這麼做!」徐靈兒聲音顫抖。

葉無道鄭重道:「我的妻子,神不可辱。」

徐靈兒想罵她,卻因他這句話而罵不出口。

此刻她的心情,一言難盡。

陳雅芝過了好久才回過神來。

她的笑,猙獰恐怖。

「呵呵,好,好一個徐家,好一個葉無道,你們找了個好女婿啊。」

「記住,害死徐大海的,不是我們家,是葉無道。」

她走進辦公室,砰的鎖好門。

李玉環一屁股蹲在地上,面色煞白。

「你……你走……給我滾!」

此時,葉無道手機響了。

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轉身走開。

當然,他並未離開,而是去搶救室了。

剛剛孤狼發來消息,他已把天羅十三針送到搶救室門口。

望着葉無道離去的身影,徐靈兒悲痛欲絕。

哀大莫過於心死,她對葉無道,已心死。

這邊,葉無道拿了銀針之後,便走向搶救室,救治起已經休克的徐大海來。

孤狼暗自嘀咕一聲:「多少名門望族,願散盡家產求神帥出手,神帥都置之不理。」

「今日卻為了一普通人破例!」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這邊,李玉環依靠着牆,孤獨絕望。

「完了,這次全完了,葉無道害死咱家了。」

「靈兒,方中信哪點不比葉無道強一千倍一萬倍,你為何執意要選葉無道。」

大伯二叔兩家也紛紛責備徐靈兒,討伐葉無道來。

他們對此也很是憤怒。

當然,不是憤怒葉無道可能害死徐大海一事,而是徐靈兒沒選擇方家。

她不嫁給方家,他們還怎麼沾方家的光。

大伯忽然靈機一動,道:「嗨,都別哭了,我想到了個好辦法。」

「靈兒,你現在給方中信打電話,給他道歉求他原諒,讓他出手。」

「方家關係網很廣,連神帥的邀請函都能托關係搞到,那肯定也認識醫院領導!」

二叔也忙道:「之前方中信說,能托關係讓你爸當上科室主任,他百分百認識醫院領導啊。」

李玉環頓時眼前一亮:「女兒,快給方中信打電話。」

徐靈兒本能的想拒絕。

她不敢想像,嫁給方中信之後的生活。

但看到母親孤獨絕望的目光,再想想父親此刻的境遇……

她還是一咬牙,撥通了電話。

她決定犧牲自己,保全父親。

電話接通。

「喂,方中信,我想請你幫個忙。」徐靈兒聲音有點哽咽。

這邊,方中信一臉詫異。

平時徐靈兒對自己很冷漠,愛搭不理的,今天更是找了一個野男人。

她為何忽然求自己了。

方中信:「幫什麼忙?」

徐靈兒:「你認識仁愛醫院的領導嗎?我爸心臟病複發,需要心內科大夫搶救……」

方中信心中大喜。

對他來說,這是一個佔有徐靈兒的大好機會啊。

想起徐靈兒那傲嬌身材,方中信就如饑似渴。

他忙道:「我認識仁愛醫院的老院長,巧的是,他正好是心內科專家。」

徐靈兒欣喜道:「真的?求求你救救我父親。」

方中信:「救他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小要求。」

《神帥葉無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