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盛少纏妻狂魔
盛少纏妻狂魔 連載中

盛少纏妻狂魔

來源:外網 作者:盛君烈葉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君烈葉靈 都市言情

隱婚三年,她的肚子始終都沒反應,婆婆罵她是不會下蛋的雞,小姑說她是掃把星。 原以為老公至少站在自己這一邊,卻沒想到老公遞來一紙離婚協議書—— 「離婚吧,她回來了!」 離婚後,盛君烈陪初戀孕檢,竟撞見前妻帶着三胞胎做兒保,他發瘋般嘶吼:「他們是誰的孩子?」展開

《盛少纏妻狂魔》章節試讀:

盛夫人對孫子的事情一直很佛系,以前她的小姐妹中沒有人升級當奶奶,她也不着急,

但現在楚夫人突然升了輩份,看她抱着小六一笑得合不攏嘴,她心裏既羨慕又嫉妒。

也就佛系不下去。

葉靈抿了一下唇,沒吭聲。

她以為盛君烈會像以前一樣,隨便找個借口搪塞盛夫人,但是他也沒說話。

她抬頭望着他,宴會廳里亮堂堂的,映照得男人的眉眼俊美且冷銳,他沉默地盯着她,並不打算替她解圍。

「我跟你說話,你看君烈做什麼?」盛夫人等得不耐煩,語氣都凌厲了幾分,「明天你跟我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之後就留在家裡備孕。」

「媽,」葉靈心裏發苦,他們母子,一個催着她生,一個不要她生,她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公司最近很忙,我抽不開身,等過兩個月……」

「你有什麼好忙的,難道公司少了你就經營不下去了?」盛夫人強勢地打斷她的話,「葉靈,你別忘了,當初我們同意你嫁進盛家,是看在你懷了君烈的孩子的份上,不想讓盛家的種流落在外。」

葉靈當然不敢忘,未婚先孕將她釘在恥辱柱上,每次盛夫人提起這件事,她都羞愧難當。

盛君烈瞥了一眼她蒼白的臉色,淡淡道:「明天我帶她去醫院檢查,您就別操心了,楚姨好像在找您。」

盛夫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轉移了,她看了一眼朝這邊張望的楚夫人,說:「她找我還不是為了炫耀她的小孫子,你們倆可得給我爭氣,到時候懷個三胞胎四胞胎,氣死她!」

盛君烈:「……」

等盛夫人走後,葉靈的胃開始隱隱作痛,她低聲說:「我去下洗手間。」

盛君烈皺眉看着她走遠,心裏沒來由地升起一股煩躁,他從侍應生手裡拿了一杯酒,一口氣灌下去。

烈酒燒着胃,讓他滿腹戾氣橫生。一抬眼,他看見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離開宴會廳,那人不是楚欽是誰?

葉靈從洗手間出來,巴赫的鋼琴曲回蕩在走廊上,她不想回宴會廳,轉身去了中庭。

夜色籠罩,中庭內燈光璀璨,只是不巧,她去的時候裏面已經有人了,她剛要轉身離開,就聽身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小靈。」

葉靈渾身一震,耳邊乍然響起盛君烈先前的警告,她連忙加快步伐離開。

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道陰影自身側掠過,攔住了她的去路。

「小靈,你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嗎?」

葉靈聞聲抬頭,就撞進一雙發紅的眼眸里,那雙眼睛受傷又委屈地看着她,她的心狠狠一抽,窒息般的難過湧上心頭。

「楚欽,我們不該見面。」

她和楚欽是青梅竹馬,楚欽比她大半個月,楚夫人生下他後,身體很不好,怕親自餵養會拖垮自己的身體,只好忍痛斷了。

後來葉母生下她,她吃得太少,楚夫人就把楚欽抱來給葉母餵養。可能就是因為這份獨特的親密感,讓她和楚欽之間的關係一直很特別。

直到後來發生了那場意外……

走廊上光線很暗,襯得楚欽看她的眼神明亮而炙熱,他激動地抓住她的手腕,「小靈,你別走,我……我好想你。」

剛才在宴會廳里,他遠遠看見她和盛家人在一起。他看得出來,盛君烈對她並不好。

他很後悔,三年前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選擇了放手。

「楚欽,你喝多了。」葉靈用力將手腕從他掌心裏抽出來,側身越過他往前走。

「葉靈!」楚欽站在她身後,痛心道:「我知道你過得一點也不幸福,你以前很愛笑的,但是今晚我一次也沒看見你笑過,你還要在我面前粉飾太平嗎?」

葉靈脊背一僵,她還來不及說話,就看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從暗處緩緩走入光中。

光影變幻,那人眉目冷酷且鋒利,像是從地獄而來的修羅。

「哦?」盛君烈在葉靈身旁站定,大手一把摟住她的腰,將她往懷裡強勢一帶,然後轉過身來面向楚欽,「她幸不幸福,看來楚二少比我這個老公還要關心。」

說著,他低頭看着葉靈,抬手捏着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里滿是惡意,「不如,我們恩愛一下,讓他放心。「

葉靈嚇得不輕,胃裡一陣痙攣,更痛了。

她沒有忘記盛君烈對她的警告,現在被他撞見她和楚欽單獨在一起,不知道他會怎麼收拾她。

楚欽看他幾乎要親上葉靈,他嫉妒得紅了眼睛,「盛君烈,你根本就不愛小靈,為什麼不放她走?」

「誰說我不愛了?」盛君烈摟着葉靈腰的手一用力,兩人的身體嚴絲合縫地貼在一起,他語氣輕浮,「來,寶貝,告訴你的青梅竹馬,每晚我都是怎麼愛你疼你的?」

葉靈臉色一白,她聽得出來此愛非彼愛,他想羞辱她。

楚欽不是傻子,他自然也明白,盛君烈故意在他面前羞辱葉靈,他怒不可遏,「盛君烈,你這個混蛋……」

「楚欽,你先走好不好?」葉靈打斷楚欽的話。

她聞到盛君烈身上濃郁的酒氣,知道他現在心情很糟糕,怕楚欽繼續留在這裡刺激他,最後倒霉的還是她自己。

「小靈,你就讓他這麼羞辱你?」楚欽痛心疾首道,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卻被另一個男人這樣對待,他真是悔不當初。

「這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葉靈說,刻意強調了「夫妻」兩個字。

猶如一盆冰水兜頭澆下,澆滅了楚欽心頭磅礴的怒意,他愣愣地看着像連體嬰一樣緊貼在一起的兩人。

「對不起,是我多管閑事了。」楚欽踉蹌着離開。

身後傳來凌亂的腳步聲,很快那聲音便消失在耳畔。

葉靈心裏難過,忽然一股噁心感從胃裡躥了上來,她猛地推開盛君烈,衝到垃圾桶旁邊乾嘔起來。

盛君烈愣了一下,然後氣炸了,他死死盯着不停乾嘔的葉靈,口不擇言道:「怎麼,剛與舊情人見面,就嫌我噁心了?「

《盛少纏妻狂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