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豪門罪妻:盛少纏妻太狂野
豪門罪妻:盛少纏妻太狂野 連載中

豪門罪妻:盛少纏妻太狂野

來源:外網 作者:盛君烈葉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君烈葉靈 都市言情

隱婚三年,她的肚子始終都沒反應,婆婆罵她是不會下蛋的雞,小姑說她是掃把星。原以為老公至少站在自己這一邊,卻沒想到老公遞來一紙離婚協議書——「離婚吧,她回來了!」離婚後,盛君烈陪初戀孕檢,竟撞見前妻帶着三胞胎做兒保,他發瘋般嘶吼:「他們是誰的孩子?」展開

《豪門罪妻:盛少纏妻太狂野》章節試讀:

葉靈情不自禁地抖了抖,她怕盛君烈,這種懼意從他們成年後第一次見面,就已經深深刻在她的骨子裡。
那天是盛氏集團新任執行總裁的就任大典,她是剛進公司實習的小菜鳥,站在隊伍的最末尾,看見盛君烈被一群人簇擁着走進來。
他穿着剪裁合宜的黑色西裝,白襯衣自帶高光,襯得他眉眼昳麗,五官勾魂攝魄。他站在台上致詞,隨後雷厲風行地開除了幾個行賄受賄的高層,並且一鍵舉報,讓這幾個高層吃了牢飯。
他行事殺伐決斷,狠辣無情。他就任後,公司高層大換血,那段時間公司里血雨腥風,人人自危。
在之後相當長一段時間裏,公司的職員提到他,都怕得要死,稱他為「冷麵閻羅」!
葉靈也怕。
此刻,他臉色陰沉得可怖,比剛才在中庭還要駭人。
她垂着眸,盯着他熨燙得一絲不苟的褲管。她想,原來不管什麼時候,他都精緻完美得無懈可擊,最狼狽的人始終是她。
「說話!」
男人低沉的聲音不怒自威,嚇得葉靈心肝亂顫,她躲避着他冷厲的目光,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當年小產,她大出血,傷了子.宮。後來她去醫院複查,醫生告訴她,她這輩子恐難再懷上孩子。
複查回去,她就打算告訴盛君烈這件事,只是她還剛開了口,就被盛怒中的男人強行佔有了。
盛君烈死死盯着她,深邃的雙眼像滴了兩滴墨漆黑一片,讓人無法看懂他的心思。
葉母站在旁邊心驚膽戰,她小心翼翼地開口,「君烈啊,小靈說話不經大腦,她就是故意氣我……」
「岳母,」盛君烈強勢地打斷葉母的話,「我先帶葉靈去醫院檢查,她是不是故意氣您,檢查完就知道了。」
說完,他一把攥住葉靈的手腕,拽着她往停車場走去。
葉母還從來沒見過盛君烈生氣的樣子,她心裏惴惴不安,想跟上去看看,又畏懼盛君烈的怒氣。
她在葉靈面前再怎麼橫,也不過是仗着葉靈是她的親生女兒。遇到真正強勢的人,她就立即變身成鵪鶉,這是她這麼多年在豪門大戶里學會的生存之道。
猶豫間,盛君烈已經拽着葉靈走遠了。
盛君烈把葉靈扔進副駕駛座,他開車前往私家醫院,路上,他給了葉靈最後一次機會。
「從這裡到醫院還有半個小時,你可以選擇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葉靈扭頭看向車窗外,外頭夜色濃郁,車窗像一面光潔的鏡子,倒映着她惶惶不安的臉。
她要怎麼說?
當年她只是起了個頭,提到那個意外流產的孩子,他就發了狠。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他狠起來有多可怕。
她死死咬住下唇,一聲不吭。
盛君烈握着方向盤的手,隨着時間一點一點流逝,他手背上青筋畢露。直到前方出現醫院的紅十字架,他知道她不會開口了。
車子拐進醫院,「嘎吱」一聲停下。
盛君烈從車上下來,渾身裹挾着狂躁暴怒的氣息,他把葉靈從副駕駛座上拽下來,他捏着她的下巴,讓她被迫仰起頭來與他對視。
「葉靈,你知道欺瞞我的下場。」
葉靈看着他的眼睛,他濃黑深邃的眼睛像兩汪深潭,彷彿要將她吸進去溺斃,她別開視線,不再看他。
盛君烈被她這副消極反抗的模樣氣笑了,他退開一步,冷笑連連,「好,我看你還要嘴硬到什麼時候。」
他抓着她的手腕,將她拽進了醫院。
私家醫院有全套設備,一系列婦科檢查做下來,只用了十分鐘。
婦科主任辦公室里,盛君烈坐在椅子上,他身上矜貴強大的氣場給周遭平添了幾許壓迫感。
婦科主任咽了咽唾沫,斟酌着用詞,「盛先生,您太太上次流產造成子.宮內膜變薄,輸卵管管腔粘連,再加上長期服用避孕藥,體內孕酮指數低於正常值,所以……以後極難懷孕,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盛君烈在車上已經猜到了大概,但他並不知道葉靈的身體情況已經糟糕到這個地步,可即便如此,她也沒對他吐露半個字。
婦科主任見他不說話,空氣中持續下降的低氣壓讓她冷得想打顫,她嘗試着開口,就聽見眼前的男人問道:「她什麼時候知道的?」
婦科主任愣了一下,她在電腦上搜索了一下葉靈的病例,說:「兩年半以前吧,她來複查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聞言,盛君烈冷峻的臉上頓時山雨欲來。
兩年半以前,她居然瞞了他整整兩年半,他只要想到他這兩年半里餵給她的避孕藥,他以為他在羞辱她,實際上現在全成了羞辱他自己。
那個時候,她心裏是怎麼想他的?
婦科主任見他臉色陰沉得嚇人,她躊躇了一下,還是說道:「另外,我們剛才給盛太太檢查時,發現她對避孕藥過敏。」
盛君烈呼吸一窒,婦科主任的話像一根鋼針穿過他的喉嚨,強烈的鈍痛下,他眼前陣陣發黑,連呼吸都不順暢。

《豪門罪妻:盛少纏妻太狂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