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詭異世界的正常人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 連載中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

來源:google 作者:福鼎真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福鼎真人 穿越重生 莫言笑

瘋癲的世界,詭異的修鍊,成精的畜生,恐怖的邪祟,扭曲的觸手,瀝青的羽毛,猙獰的樹木,無形的手操控着一切,作為一個正常人,又該如何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或者說是自認為正常,展開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章節試讀:

梁國,盤踞在西涼州的幾個大國之一,本國人俗稱大梁,

梁國在西涼州的眾多國家裡也算是霸主了,原因在於它的糧食特殊,產量極高,

而且國土優越,可謂是有山有水有田有地,西涼州幾乎一半的糧食都是在梁國境內產出,

所以國力強盛,自然百姓富足心念強大,國運也隨之強大。

梁國,首都梁茹的皇宮內,外殿幾條金龍盤旋在紫柱金樑上,

金龍雕刻的栩栩如生張開大嘴彷彿正在吞吐氣息,

金龍下方則是如黃琉璃般的玉瓦鋪滿的地板,

而正中心則是赤紅的寶珠頂,好似白玉鋪成的大殿中閃着溫潤的光芒,

因為大殿中的柱子是由檀香木雕刻的天鳳,整個大殿中瀰漫著裊裊香氣,使人心曠神怡,

但本該是奢華至極的場景,卻瀰漫著詭異的氛圍。

大殿的氣息因為一群下跪的人而盡顯詭異,下跪的人不是別人。

正是以前在朝廷趾高氣權臣和寵臣,可是他們卻一動也不敢動,紛紛中心台階的位置跪拜。

金色台階上的龍椅金透中泛着紅光,上面盤旋的赤金龍連每一片鱗片都雕刻的精細美觀,

龍椅上面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男子的氣息威嚴莊重但是英俊的臉龐一半卻沉浸在陰影里,

男子身邊有有一道詭異的影子,影子全身漆黑只有本該是眼睛的位置閃爍着暗紅色的光芒,

不知多久,中年男子緩緩開口:「使官宣讀吧。」

下跪的人群有一人顫抖的站起身來,右手從左手的衣袖中拿出軟玉雕刻而成的書筒,

隨即大聲宣讀:「先皇身體有佯,立今乃皇子太一為太子,代為監國。」說完便再次跪下。

中年男子,也就是太一眼神掃視眾臣,隨意開口:「吾接旨,眾臣可有異議。」

話音剛落旁邊的黑影身後憑空出現了漆黑扭曲的觸手眼中暗紅色血光快速閃動,

詭異扭曲瘋癲心念瞬間覆蓋大殿,有的大臣渾身顫動,有的則當場昏迷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當今太子太一又開囗道:「當今天下有人與敵國通姦,理應滿門抄斬,連誅九族,但吾前些日子受上天旨意。

準備開設一場奉天大典,祭拜仙神,保佑先皇身體無礙,也保佑大梁接下來國泰民安,所以賊人留下,家裡財物充工,人通通去修奉天台。」

說完便踏下了黃金台階一步一步向殿外走去,在他起步的瞬間黑影也融入其身,消失不見,

而滿朝大臣竟全部昏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在他走後,昏迷的大臣卻又陸陸續續睜開眼睛,

有些大臣還有些心悸的拍了拍胸口,但有些大臣眼中卻閃爍着暗紅的光芒。

濃密的樹林遮擋了一切光芒,野兔在濃密的草叢中亂蹦亂竄,

尋找着掉落在地上腐爛的果實,邊吃還時不時警惕的抬頭用眼睛環顧四周,

忽然它渾身毛髮豎起,全身用力猛的向前跑竄,野兔在草叢不停的亂竄

身後一道黑影在緊緊的跟隨着它,最終野兔體力不支,被刷的一聲倒掉在空中,

它的胸口被漆黑扭曲的觸手刺穿,觸手緩緩蠕動收縮,將野兔帶到了一位身穿道袍的自皙青年身邊,

青年用右手掐住野兔的脖子,直接將頭其送進口中,隨着令人牙酸的骨頭聲咀嚼聲,野兔的雙腳終於不再亂跳。

這青年正是莫言笑,他已經在牛鼻山走了幾天了,

牛鼻山,山如其名有兩個天然山壇,莫言笑已經走了好幾天了卻還是沒走完一個山壇,

山壇樹林密布幾乎無法辨別方向,莫言笑朝着太陽落下的方向行走,

好在,現在他已經是活詭物,可以只通過進食生靈血肉存活,不然依靠身上帶着的乾糧,早就餓死了。

吃完兔子,莫言笑將手放在觸手上擦了擦然後繼續趕路,觸手正是莫言笑的頭髮,

隨着上次的屠村,他的能力得到了進化,也有他認為自己的頭髮越像觸手的原因,

隨着長時間的趕路他的臉上也恢復到了當初的不在乎,現在他啥也聽不見,至於周圍慘死的身影他全當看不見,

甚至閑來無事還會嘲諷一二,比如看見斷手的,就會說我還有手喲,再把自己的手放在其面前揮了揮,

看着那斷臂村民的表情越發的怨恨與歹毒,莫言笑的心裏就一陣暢快,

這倒不是他變態,只是旅途無聊他身為一個正常人,找找樂子,是很正常的吧。

話說莫言笑記的牛鼻山兩個山壇**有天然山谷,谷中則有一座寺廟,

前世的論壇上有人說過那寺廟是一位血肉仙留下,傳言寺廟中有一隻血肉模糊長有羽毛的活詭物,

他吃下生靈血肉之後都會幻化成生靈的模樣,並且擁有其肉體的部分能力。

血肉仙,世人的心念大多數都是在自身的肉體上,比如希望自己長高一點,長帥一點,

希望自己不再衰老,希望父母長壽,而這些都屬於血肉心念,

而血肉仙則是專修血肉,鑽研血肉秘法,藉助心念來突破肉體的極限,

血肉仙理論上壽命極長,修為有成的血肉仙抬手便可讓腐爛的肉塊,變為長着血絲觸手和瀝青羽毛的怪物,

但血肉仙修行時一不小心就會讓手腳內臟之類的長出自己的意識,

然後強行分裂最後成為神志不清的血肉怪物,

前世的莫言笑,便看見許多玩血肉仙的玩家前中同瘋狗,逮誰就咬,

但後期被心仙之類的打了一個控制,身體就分裂,然後黑屏打出只因。

莫言笑尋思着這玩意兒本質應該是吞噬關於肉體的心念,然後模擬出來,這玩意兒自己應該能吞噬掉,

畢竟詭物互吞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情,吞噬掉的話應該能讓自己眼前的身影消失,

畢竟這些身影都是因為死的太痛苦了所以才一直纏着莫言笑,都是屬於血肉心念,

想到這裡莫言笑不自覺對這一個半張臉都沒了的村民身影的露出了微笑,

村民身影都莫言笑的笑容嚇的消散了,真無趣,莫言笑心想。

隨即他又想到一個問題,莫言笑並不知道寺廟具體方位,

他只是記得遊戲論壇上寫着寺廟周圍都是梁國的特產鬼臉樹,且寺廟旁邊有一棵快成精的巨大的鬼臉樹。

「只要往詭異氣息多,樹林比較密的,的地方走,就一定能找到,我可真是個天才。」莫言笑邊走邊想,

他朝着樹林最茂密氣息最陰暗幽深的方向走去。

但莫言笑沒有發現的是,在他走後不久,

地上腐爛的果實卻慢慢的浸入地下,空氣中傳來樹木紮根於血肉般的聲響,

草地上憑空出現了一株巨大而扭曲的果樹,樹上結着人頭大小的果實,

其中有着人臉的果實突然睜開了肉眼,肉眼閃爍着紅光正死死的盯着莫言笑所在的方向。

片刻果樹消失,周圍又再次陷入了寂靜,

詭異氣息重而且比較陰暗的地方不只有鬼臉樹,還有恐怖詭異的邪祟與只會嘶吼遊盪的人屍。

《詭異世界的正常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