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分手後我閃婚了帝國首富
分手後我閃婚了帝國首富 連載中

分手後我閃婚了帝國首富

來源:外網 作者:溫安然霍翊霆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溫安然霍翊霆 玄幻魔法

失戀醉酒被頂級妖孽男公關纏上,逼她對他的清白負責。 做好辛苦養家準備的溫安然發現不對勁:自己的老公根本不是男公關,而是跺跺腳帝市抖三抖的夜帝!! 婚後高調秀愛,讓一切夜帝的愛慕者眼酸心碎。 然而,得知一切真相後溫安然心如死灰,想要跑路,卻發現腹中有了寶寶...... 沒關係,帶着寶寶一起跑! 五年後,屬下稟告霍翊霆:「總裁,在國外發現前夫人還有......兩個縮小版的您。需要把人押回來嗎?」 霍翊霆:「自己弄丟的太太,當然是由自己求回來!」展開

《分手後我閃婚了帝國首富》章節試讀:

蘇敏藹指了指溫安然的方向:「把那件拿來給我看看。」
門店經理楞了楞,有些為難:「可是,這個只有一件,那位小姐正在試穿……」
蘇敏藹笑笑:「你覺得穿那種鞋的人會買得起嗎?」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溫安然的腳上。
雖然換了衣服,可她的鞋並沒有換,是一雙洗刷得變色塌邊廉價帆布鞋,丟在街上都不會有人撿的那種。
門店經理不敢得罪VIP大客戶,只能硬着頭皮走到溫安然身邊,輕聲細語道:「不好意思啊小姐,這件裙子可以脫下來嗎?那邊有位小姐也想試試。」
溫安然一愣,隨即有點不好意思道:「啊?可是我已經決定買下來啦。」
門店經理也是一愣,她下意識又看了一眼溫安然的鞋,委婉地提醒:「這件裙子是初上新限量,所以可能稍微貴一點,小姐其實可以考慮款式相近的,性價比更高哦。」
溫安然聽懂了她的意思,問:「這件多少錢呢?」
客戶經理道:「非會員的話,大概是二十萬左右。」
溫安然大驚失色,差點崴腳。
二十萬?!
老天爺,她還以為頂多一千呢!!!
「那,那別的裙子呢?」她弱弱地問。
客戶經理解釋:「其他裙子是十二萬左右,便宜了很多呢。」
溫安然完全說不出話了。的確是便宜了很多,差價八萬呢!
可是這和滿一萬減一塊的優惠券有什麼區別,她是少這八萬嗎?!
蘇敏藹看着溫安然通紅的臉,越發確定她是什麼也不懂就闖進來的土包子,冷冷道:「我早就建議過在門口放一張價目表,可以過濾掉一些劣質人群,以免趕客。」
本來溫安然打算脫掉裙子跑路的,可蘇敏藹這句話像針一樣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心上。
她走到蘇敏藹的面前,問:「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我怎麼就劣質人群了?像你這樣隨意貶低他人的,又是什麼質量的人群呢?」
雖然貧窮使她自卑,可這不代表她一點尊嚴都沒有,能忍受這種當著面的侮辱!
店裡頓時鴉雀無聲!
蘇敏藹皺起眉,這個寒酸女居然敢和她嗆聲?
她冷笑一聲,把話說得更難聽了:「買不起還要浪費別人時間壞別人心情的,不是劣質人群是什麼?那件裙子真倒霉,好好的就被你這樣的人玷污了。等會你們記得把裙子消毒再拿給我,我怕臟。」
溫安然氣得有些發抖,對導購道:「不麻煩你們消毒了,把裙子給我包起來,我買了!」
蘇敏藹無視了她,對店員們道:「去把那裙子給我拿過來。」
她其實對這件裙子興趣一般,不到非要不可的地步,然而溫安然居然膽敢和她對上了,那麼今天她就一定要把這件裙子弄到手!
店員們都覺得溫安然是打腫臉充胖子,雖然同情她此時的處境,但她們也要吃飯,只能勸她把裙子給蘇敏藹。
「小姐,還是不要意氣用事了,等會我們會補給你一些禮品……」
溫安然深呼吸一口氣,把霍翊霆給她的卡拍在了這個導購手上:「刷卡!刷完這件,我還要接着買!」
當在場的人看清這張黑卡的時候,全都倒吸了一口氣!
這不是通行最高級別的「墨金梅」嗎?!
和國外普遍意義上的黑卡不同,這個卡不但無上限額,還有暢行無阻身份免檢功能,也就是說不僅僅是財力的象徵,更是地位的肯定與體現。
申請這張卡的條件非常嚴苛,能擁有這卡的人寥寥無幾!據說兩隻手就能數的過來。
蘇敏藹先是臉一黑,隨即想到了什麼,笑:「這是哪來的仿製品?能不能刷都是問題。就算造假也挑個難度低一點的吧,造假墨金梅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個傻子?」
其他店員們相信了蘇敏藹的說法,的確,這種卡實在是太罕見,連蘇敏藹小姐都沒有,一個穿着那種鞋子的窮酸女孩怎麼會有呢?
然而,門店經理卻結結巴巴地道:「這,這個好像是真的……」
她工作的時間比其他人都長,店裡有顧客用過這個卡,她見過幾次,所以能辨別。
經理這麼一說,蘇敏藹坐不住了。
她猛地起身,走到溫安然的面前,劈手奪過了她的卡。
本想找出不對的地方狠狠挖苦嘲笑,可她看了半天,越看心裏越咯噔,好像是真的!
「很好,你膽子挺大啊,你們還不快報警?居然敢偷這種東西!」蘇敏藹氣急敗壞道。
「你說誰是小偷?!這是我家男公……男人給我的!」溫安然氣壞了,差點說溜嘴。
「拿鏡子照照自己吧,你配得上用這個卡的男人?」
「你!……」
就在兩人爭執得幾乎要互相扯頭髮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驚訝地響起。
「安然?」
兩人回過頭,愣住了,幾乎同時喊出了聲。
「媽?」
「太太?」
是李婉。
她本在別的店看鞋子,聽蘇敏藹的女傭趕來報信說小姐和人對上了,連忙趕了過來。
蘇敏藹像是見了鬼一樣:「媽,你認識這個人?」
「怎麼不認識,她可是你琴姨的女兒啊!」
「什麼?」蘇敏藹震驚了。
她和琴姨的關係非常親密,無話不說,怎麼不知道她還有個女兒!
李婉十分了解蘇敏藹的個性,心裏清楚肯定是自己女兒的過錯居多,便也不問事情經過,對溫安然歉意道:「對不起啊,敏藹她從小被我們慣壞了,你不要和她計較。」
蘇敏藹不滿:「媽!」
溫安然震驚的程度不亞於蘇敏藹,她愣愣地看向蘇敏藹,又看看李婉:這麼一個溫柔和氣的太太,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尖酸刻薄的女兒呢?
「大水沖了龍王廟,都是自己人。別僵着了,笑笑就過去吧!你們年紀差不多,可以做好朋友的嘛。」李婉把二人的手拍在一起,語重心長和稀泥。
媽媽都這麼說了,蘇敏藹自然不好再針對溫安然,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真的刷下了那條裙子,心中直犯嘀咕。
剛剛說報警只是情急之言,墨金梅是隨時雲端操作凍結的,不太可能被偷,就算偷了也沒膽子用。
這個叫溫安然的,到底是怎麼弄到這張卡的

《分手後我閃婚了帝國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