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武法九天
武法九天 連載中

武法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徐清雪 李昀

袁舟本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靠乞討偷盜為生,嘗遍人情冷暖,最終因為皇子要來巡查,城主覺得影響市容在冬夜把他趕出了城市,冷死在雪原之上......一朝重生髮誓這輩子要成為人上人,登上武道的頂峰本以為自己是棄兒,後來才發現自己身上背負着血海深仇,古族滅亡謎團,神秘的聖教,接踵而來的大陸危機......陰謀詭計中他不退反進,他倒要看看誰以這天下為棋,這巔峰至尊他一定會登上去,神擋殺神佛擋屠佛!展開

《武法九天》章節試讀:

第3章是夜,李昀獨自坐在昏暗的草屋中,木榻,草席,屋裡幾乎再就沒什麼了,不過勉強不會漏雨罷了,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門口多了一張完整的豹皮。
這個身體竟然是個天生的大力士!
幸好今天沒往那小子的要害擊打,要不然真整死了,我這可就成了史上最慘穿越者了。」
李昀把豹子扛回來之後,雖然心裏面十分興奮,但是表面上當然不能表達出來,其實扛着滿身是血的豹子也不過就是感受一下子這個身體到底有多有力量罷了,而事實證明,現在的李昀,雖不能說力舉千鈞,但肯定也是天賦異稟了。
這個豹皮壓根也不是李昀想要的,而是徐清雪剛剛帶着兩個少年送來的,畢竟要是沒李昀,他們不但啥都得不着,一頓胖揍還少不了呢。
徐清雪他們來的時候,李昀依然是愣愣的坐在那,屁也沒有一個,徐清雪無奈之下,也只能先走了,她知道李昀的叔叔回來之後自然會知道白天發生的事兒的。
天都知道黑了多長時間,門外才傳來一陣腳步聲,李昀知道,他等的人回來了。
推門入內的是個身材魁梧的漢子,生的倒是濃眉大眼鼻直口闊的,而且皮膚黝黑,當然也不知道是埋汰的還是本來就是黝黑,一身的短打,也是破破爛爛,走起路來身子還稍微有點歪斜,不用細看就知道,這傢伙在外面沒少喝。
哎呦?
這完整的豹皮何處來的,莫不是那些小崽子引誘你去殺豹子了?
這些田舍漢,看我明日不讓他們屁股開花!」
進來的可不正是李昀唯一的親人,他的叔叔嗎,走到門口一看豹皮,他嘴裏不由得罵罵咧咧道,顯然也是動了點真火了。
那豹子並非我殺死的,看到它的時候,已經就是死的了。」
李昀瞟了一眼已經是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栽在自己床榻上的叔叔,悻悻的道,原來的李昀雖然腦袋不怎麼靈光,但是起碼的記憶還是有的,在他的記憶里,他的這個三叔除了喝酒就是呼呼大睡,很少有別的印象深刻的事兒,所以李昀對於這個傢伙也並不怎麼感冒。
哦?
那你何德何能,他們能把這最值錢的豹皮給你送來?
難道你們是誰勁兒大誰分的多?」
李昀的三叔一聽這話,先是一愣,愣的是李昀今天竟然上來就說出了這麼一句條理清楚的話來,但是緊接着又是開啟了嘲諷模式,其實他嘲諷的與其說是李昀,倒不如說是他自己,因為這麼多年他太了解了,自己說的是啥語氣的話,面前的這孩子壓根就聽不出來。
我無德無能,的確就是力量大了點,所以我打倒了張家村的一個少年,要不然的話,這豹子還輪不到咱們村。」
此時的李昀當然能聽出來三叔話裏面的語氣,當時就抬了抬眼皮,呵呵一笑對付道。
如果說一句話正常的話那是湊巧,以前也有過這樣的事兒,但是下一句李昀就又變成那個憨貨了。
但是今天,情況卻發生了根本的變化,那略顯不屑的語氣,可不是任何一個憨貨能說得出來的。
他,開竅了?
一想到這一層,李昀的三叔一原本昏昏沉沉的腦袋當時就醒酒了,李昀也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還是怎麼地,就感覺一陣風吹過來的功夫,他那便宜三叔那黝黑的大臉已經出現在了近在咫尺的地方。
這可把李昀給嚇了一跳,但是就起身後退了幾步,皺着眉頭說道:我知道三叔心裏的疑惑,三叔先坐下,聽我慢慢道來。」
李昀站起身來之後,順勢一指三叔自己的床榻,做出了個請的手勢。
到了這個份上,三叔要是的再以為李昀是一個痴傻孩子的話,那可就是他自己的問題了。
但是他依然是有點不能相信,這十多年的時間裏,李昀可是一直都生活在他的身邊的,李昀是個啥情況,他是知道的啊,這忽然之間竟然就開了竅了,其中的奧妙實在也不是他所能理解到位的。
按照李昀的手勢坐在床榻上之後,李昀緩緩的踱到了他的身前,這才重新張開了嘴。
他三叔的這一關,李昀知道他是必須得過去的,要是能然他相信了自己,他又沒其他的親人,村裡認識他的其他人自然是不在話下。
雖然李昀覺得這個三叔可能也就是個閑散漢子,但是在原來李昀的印象里可是只有這麼一個親人,能獨自帶着一個痴傻孩子過活,別的不說,他這三叔咋地也算是一個有情有義之人啊。
三叔明鑒,這十數年來,李昀就彷彿活在雲霧之中,數日之前也不知是夢境還是現實,忽得一老者指點,指點之後我就昏死過去,再醒來時,腦中彷彿清明了不少,但具體的指點,卻是都沒能記住......」老者?
好!
好!
你且莫急,再想想,還能想到些何事?」
這段放在李昀的前世要飯的都不會相信的話,竟然讓他這個三叔噌的一下子又竄起來老高,一下子又幾乎貼在了李昀的面前,急切問道。
這......只隱約記得,那人自稱是什麼李耳的傳人,特來點化,其餘就記不起來了。」
李昀撓了撓腦袋,裝作又想了不半天,然後吭哧癟肚的說出這麼一句,之後嘆息一聲,表明他實在是盡了力了。
但是他嘆息一聲是嘆息一聲,他那三叔一聽李耳這個名號,那眼珠子當時瞪得就有銅鈴那麼大了,當下啥也顧不得,直接抓住了李昀的肩膀問道:真是李耳的傳人?」
正是啊,此人跟我同姓,這我自然不能記錯,但其他的教誨......」好!
好!
好啊!
蒼天開眼啊!」
還沒等李昀說完呢,三叔已然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裏了,他一把差點抱起李昀,嘴裏不停說著一個好字,他當然沒看見,李昀那滿是狡黠的小眼睛,這個時候正在那忽閃忽閃的眨着呢,嘴角也泛起了一抹怪異的微笑。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武法九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