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神奇室友
我的神奇室友 連載中

我的神奇室友

來源:google 作者:阿拉斯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星 奇幻玄幻 阿拉斯幻

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融入你們的,但換來的卻是疏遠我不裝了,攤牌了!我不是普通人!此時,室友們默默的掏出自己的飛劍、符籙,魔杖、水晶,外附裝甲、浮游炮哈?你剛剛說啥?展開

《我的神奇室友》章節試讀:

硬幣更多的時候代表着一個社會的物質流通、商品買賣的價值衡量,其他的時候它被當做是命運的選擇,就像是有人喜歡投擲硬幣來決定一件事的兩種不同選擇一樣,其中一面代表着一種命運的選擇,而它的另一面則是與之截然不同的命運。

一枚正面刻畫著神秘、美麗、深邃無垠星空,反面刻畫有一株綠意盎然,生命之氣蓬勃,卻孤獨矗立如撐天之柱般巨木的亮銀銀幣,伴隨着一聲清脆的嗡鳴聲銀幣被彈至半空,在半空不斷翻飛發出輕輕的鳴響。

一隻纖長白皙卻不顯女性化的手穩穩地接住那不斷翻飛的銀幣,手的主人是一個男生,男生看模樣大概在二十歲上下的樣子,稚嫩的面容已經開始有成熟的氣質了,男生不帥只能算是清秀但那一副白嫩的皮膚與瘦瘦的身材讓他平添幾分柔弱。

男生名為千星,虛歲二十然而實際上也不差多少了,是一名普通的大學新生,至於為什麼二十歲才上大學,這其中總是有着各種各樣不為人知的原因,此時千星一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另一手拿着已經有些融化了的雪糕邊吃邊走,行李箱的輪子可能是有些不好用了時而會發出摩擦地面的難聽噪音,讓本就因炎熱導致的煩悶更加煩躁,越是煩躁千星就越是想要走快點。

就在這蟬鳴聲不斷且內心的不可名狀不斷增長,而唯一可以治療這一切的就是手中的雪糕,此時一個八、九歲模樣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碎花裙從一旁的店鋪跑出來,剛好一頭撞在千星身上,小姑娘的力量不大並沒有影響到他的重心,不過因為小姑娘跑的太快,導致自己撞的向後踉蹌,千星手疾眼快的扶住小姑娘才讓沒有讓她摔倒,不過代價卻是在緊急情況下那根雪糕掉在地上,扶穩小姑娘的千星目光深邃的看着地上已經開始融化的雪糕:草,勞資的雪糕!

雖然心中萬馬奔騰,但事情已經發生,心裏無論有多大的委屈都無濟於事了。

千星面露和善的微笑半蹲的俯下身對小姑娘說道:「沒事吧?有沒有傷到?」

小姑娘有些局促不安的抓着自己碎花裙的邊角,顯然剛剛的一幕小姑娘也受到了一些驚嚇,不過小姑娘的家教顯然是很好的,雖說表現的有些害怕,但也沒太過膽怯,小姑娘脆生生開口道:「謝謝叔叔,我沒事。」

千星依舊是那副和善的微笑,手輕放在小姑娘的頭上輕揉兩下,雙眼滿是和善的與小姑娘對望:「乖,叫哥哥,不然頭給你擰下來。」

千星聲音很溫和,若不是說出來的話語讓小姑娘的身體如過電一般的哆嗦了一下,搭配他那溫柔、和善的微笑卻也是很有親和力。

小姑娘顫抖着身體後退兩步,千星順勢將地上的雪糕撿起,看了看周圍便拖着他那碩大的行李箱走到垃圾桶旁將那根吃了一半的雪糕丟入垃圾桶,此時慢了半拍的小姑娘已然哇的一聲邊哭邊跑的回到了她衝出的那個店鋪,千星一臉蛋疼的看着那個小姑娘消失在他的視野,不多時一個大媽手拿掃把衝出來一聲大吼,蓋過了那夏日之中最大的噪音源知了的尖銳鳴叫:「連小孩子都欺負!」

「卧槽!」千星看這大媽的架勢,也不打算解釋什麼了,拖着行李箱拔腿就跑,那手拿掃把的大媽追了幾步自知追不上,又看了看其他因為剛剛她那一嗓子喊出來圍觀的其他店鋪門帘里的人,也沒覺得自己有啥不好意思的,大大咧咧的拿着掃把回到自己的門帘,她旁邊店鋪的一個老大爺探出頭:「她大姨,怎麼了?大熱天的火氣怎麼那麼大?」

此時的大媽絲毫沒有剛剛的那種兇悍惡鬼模樣,轉而變成如平日里鄰里鄉親見面時那種平和近人的樣子:「沒什麼事,就是剛剛那小子欺負了我家囡囡。」

大爺得到回答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便宛如躲避蛇蠍猛毒一般再次縮回自己不被太陽炙烤照射的店鋪里。

因為天氣炎熱加上現在太陽正是一天之中最曬的午後,這種加成對千星的傷害可不是什麼一加一,而是幾乘幾的算法,這其中還要加上剛剛劇烈運動導致的自身發熱,原本還能稍稍忍受的溫度瞬間就變成了不明的混合魔法傷害,若不考慮汗液里的鹽分和其它成分,這與穿衣服洗澡的區別就是鞋裡沒存水。

千星找了一個大一些枝葉茂盛的樹蔭停下休息,順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隨手一甩幾滴汗珠落在樹蔭外,竟是發出如烙鐵浸水般的嗤嗤聲。

「哎,這大熱天的在屋裡吹吹空調吹吹風扇不好嗎,非要讓我出來報到。」千星自言自語的抱怨了兩句,再次抹了把臉上的汗水,望向街道的盡頭,發出一聲國際問候聲:淦!好遠!

街道的盡頭是一片很大且連綿的樹蔭,樹蔭下還有幾個簡易的遮陽棚,在遮陽棚的最外圍豎著一個大告示牌,告示牌上赫然寫着:報名登記四個大字,此時幾個年輕人正懶散的趴在桌上昏昏欲睡,顯然天氣炎日,基本都是上午、下午報名的這大中午的也就這麼幾個人在這裡值班。

「你好,請問新生是在這裡登記嗎?」

趴在桌上的年輕人慵懶的抬起頭看了眼來人,眼皮不斷眨動來緩解不適感,伸出壓的有些泛紅的手在一旁摸了摸,不過顯然是因為壓了太久的原因手臂有些麻木,讓他摸東西的動作顯得並不靈巧,千星見狀伸手將那一摞表格中最上邊的一張小心的推到那還在桌子上亂摸的手旁。

「按照表格填一下吧,這是樣板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對照一下就好了。」年輕人說著,又隨手從一旁摸出另外一張表格放在旁邊。

「好的,謝謝學長。」

填表報名很順利,唯一的缺點就是太熱以及看到宿舍亂象的那種糟糕心情,顯然上一屆住在這個宿舍里的人並不是什麼很講衛生的人,垃圾在牆角堆積成一座小山看那不斷飛舞的蒼蠅,看起來是把那小垃圾山當成了家。

上一屆搬離時剩下的那些雜物也都是隨手丟在床板和地上,不過這其中還算讓千星滿意的就是其它寢室都是八人間,而他被分配到這一層唯一的一間四人間且還有自己配套的淋浴室和衛生間,據帶他來寢室的學長講,這間原本是舍管的屋子,後來舍管的屋子換到了一層才改成學生寢室的。

因為是晌午剛過的午後,報名的人寥寥無幾,早早到來的也都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寢室,人卻已經離開,站在靜謐的走廊除了自己的呼吸外,唯一的聲響便是那位給他帶路學長的下樓腳步聲,這一層寢室都是靜悄悄的,等到腳步聲完全消失,望着寢室的髒亂情景與明顯的灰塵土垢,千星再次發出國際標準問候聲調。

拖着行李箱走進寢室的房門,進入寢室房門的那一剎那就像是跨過了某一種結界屏障,就宛如在這炎炎夏日之中進入了冰涼舒爽的空調房,那前一秒還汗流浹背的熱,只因多走一步便是清快涼爽的快感,簡直就是前一秒地獄下一秒天堂的錯覺,站在原地深呼吸突出肺部的濁氣。

因為是寢室中來的最早的那個人,所以他就有了優先選擇權,挑了一個位置最好的床位,先是將床位上的雜物一一清理到地上,又把行李箱放在一旁,就像是佔座位一般宣誓了這個床位的主權。

千星看着髒亂的寢室和滿地的狼藉自言自語道:「我先收拾一下吧,哎,我就說不要出來這麼早,不要這麼早,非要轟我出來,真是的來早了我還要收拾衛生。」

前後忙活了一個多小時,千星終於是把寢室里的所有垃圾、臟物甚至包括裡間廁所垃圾桶已經堆滿溢出的衛生紙一併清理了,連帶着那個垃圾桶也被千星丟在了學院的垃圾回收站,一番忙活過後,千星雖說清理了屋內的垃圾,但也沒好心到會擦拭除了自己床位以外的其餘三張床的灰塵,且絲毫沒覺得自己這麼做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古人云: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意思就是我收拾好寢室的衛生擦了自己的床就快累死了,那些素未蒙面的室友你們就自己來了自己擦吧。

做完這一切千星打開自己的行李箱開始鋪床,說起來,這床也是他比較滿意的地方之一,因為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沒有對比就沒有優越感,他對比了自己所在寢室和其它寢室,其它寢室都是上下鋪的那種床,而他的寢室也是上下,不過不同的是上面是床鋪的位置,下面是與床位一體的桌子與配套的椅子,雖說椅子有點舊了,但可以說對比起來是很高檔的那種了。

忙活半晌鋪好自己床鋪正躺在自己的床位上舒服**時,寢室的門被打開了,門口是三個人,各自的身後都有行李箱用一半屁股想也知道這三人就是他的室友了,千星從床上爬起來與三人打了聲招呼:「你們好。」

《我的神奇室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