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柔落空知乎小說
溫柔落空知乎小說 連載中

溫柔落空知乎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書華 現代言情 老師

然而其他的學科就沒那麼容易了這些天我一直在學歷史,其他科都沒怎麼看,也就是上課聽了聽這些題目看着是比之前眼熟一點了,可是答案到底是什麼我還是不確定無奈,我只能咬着牙連算帶蒙,好歹也沒交了白卷全部考完後,我心裏就開始了緊張頭一遭,我是認認真真地做完卷子...展開

《溫柔落空知乎小說》章節試讀:

主人公叫喬如江書華的小說叫做《溫柔落空》,是作者佚名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把書雙手遞過去道:「第七大題,我沒太看懂解題思路,為什麼要連接 b、e 點?
」老師仔細看了一下:「你看,這條線與 ac 平行,可以構造一個等腰三角形,幾何題,你先要想這種特殊的輔助線……」...殷修承效率很高,當場就要開始給我上課。
我好奇道:「哥,你都不用複習一下嗎?
」他嘴角挑出一個譏諷的弧度。
「就你這點兒一加一等於二的東西我還要學,我乾脆也別活了,別磨嘰,趕緊開始!
」我撇撇嘴,拿出一直頭疼的數學。
我記憶力不錯,歷史、政治這種純靠背的東西學得很快,但是要用到邏輯思維的抓瞎。
殷修承也不啰唆,直接從高一開始補。
「這個題,你先做給我看看。
「我看看你基礎怎麼樣。
」我一看,是道幾何題。
那種空間透視圖形看得我眼都花了,別說做題了,我連看題目都看不太明白。
什麼 a 點、b 點、c 點,我腦仁兒都疼。
我看着殷修承不耐煩的臉色小心道:「哥,我不會。
」「不會?
」他皺眉道,「哪裡不會?
」我小心翼翼地說:「哪裡都不會,題目都看不懂。
」殷修承臉色逐漸變得嚴肅起來,他摸了摸我的腦門兒,又思索了一會兒。
片刻後,他認真道:「喬如,也許你是個智障呢?
我是說或許你天生智力有問題,你有沒有去做過檢查?
」我憤怒地把書拍在他臉上:「我要去告訴你媽!
」「行行行,」他把書拿下來重新攤開,「算我倒霉!
」「你看這裡,這是 a 點,連一條線到 c 點……」他用筆在書上畫了一條線。
「這樣,這就變成了一個什麼?
」我瞅了瞅,不確定道:「等邊三角形?
」「沒錯!
看來你不是智障。
」……我以為殷修承這種天才講題會很囫圇,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是看一眼就知道答案的東西,沒有那麼多彎彎繞。
但沒想到他真的很細緻,每一點都會給我講到。
我順着他的思路不斷往下延伸,居然真的一點點理解了,雖然有些時候還是聽不太懂,但是殷修承會拆開一點點給我講。
「所以,這個題的答案是什麼?
」半天后他放下筆,叉着腿仰在椅子上看着我。
我試探道:「得出圖形是陰影面積的兩倍?
」「bingo!
」他打了個響指:「你這個腦子還算能用,但是基礎太差,你今晚上把這本書所有的公式都記下來,明天我要檢查。
」他站起來湊近我,威脅道:「背不過就揍死你!
」離近了看,我才發現他的睫毛很長很長。
翕動的時候好像振翅的蝴蝶。
真好看啊,怎麼有人能長得這麼好,學習又這麼好?
老天到底給他關了哪扇門?

他到現在都沒談戀愛,會不舍是個 gay 呢?
就在我納悶兒的時候,殷修承已經站起來了。
「從明天開始讓張阿姨給你請假,你不要再去上晚自習了,我來給你補課。
」說著他就扔下書走了。
我媽知道他給我補課,從旁邊擦擦手就小跑過來了。
「承承啊,這怎麼就要走了,留家裡吃飯吧!
」殷修承擺擺手道:「阿姨,我媽在家做好了,我下次再來,不用送了,快回去吧。
「明兒我還來。
」我媽依依不捨地看着他離開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電梯里才回過頭來跟我說:「如如啊,你殷哥哥來給你補習那真是大材小用了,你一定得好好學知不知道?
」我點點頭,拿着書打算再看一會兒。
剛才那個解題思路挺有趣的,我想再驗證一下。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來了學校。
那個思路我有一個點不太理解,想問問殷修承又怕他罵我,我想問一下老師。
不過我也有點忐忑,像我這種學生除了被叫家長是從來不去辦公室的。
老師會不會覺得我在搗亂?
我猶豫着踏進了辦公室,數學老師正在喝茶。
數學老師是個中年男人,平常最喜歡的事就是抽煙喝茶,罵人挺凶的。
我有些後悔,剛想出去卻被他發現了。
「喬如,你找誰?
」我抿了一下嘴唇,小聲道:「老師……我想問個題。
」我有些拘謹地站在原地,說心裏話,辦公室這種地方對我們這種差生來說具有一種天然的威嚴感。
我踏進來就開始害怕。
數學老師把保溫杯放下,很自然地跟我伸出手:「題呢?
」我把書雙手遞過去道:「第七大題,我沒太看懂解題思路,為什麼要連接 b、e 點?
」老師仔細看了一下:「你看,這條線與 ac 平行,可以構造一個等腰三角形,幾何題,你先要想這種特殊的輔助線……」數學老師拿出尺子來比着畫線給我看,一點點講明白:「……懂了沒有?
」我恍然大悟:「懂了!
我明白了。
」老師笑了笑:「我聽說你最近開始發奮了?
看來早戀也不是什麼壞事。
」「你啊,好牛不拉犁,腦子是聰明,就是之前不愛學習,去吧,有啥不會的再來問我。
」我有點害臊,道謝後快步跑了出去。
一切似乎都沒有我想的那麼可怕。
我心想,或許是我之前把學習想得太困難了。
事實上,只要肯下功夫,這些並沒有多麼難以逾越。

《溫柔落空知乎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