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妃的農家小院
王妃的農家小院 連載中

王妃的農家小院

來源:google 作者: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景鴻 顧青檸

一朝穿越,農科大佬沈南希成了人嫌狗厭的丑郡主,開局就被堂姐和渣男未婚夫聯手陷害,成了臭名遠揚的小作精什麼?祖父想把他們一家掃地出門?嗯!沒關係!她有農科大系統,每天只需簽簽到,虐虐渣,種種菜,就可以領取大量的現銀,這小日子美得不要不要的什麼?她還有個專拖後腿的渣爹?嗯!沒關係!只要渣爹良心未泯,就還有挽救的機會什麼?那群渣渣想要弄死她?嗯!沒關係,她的專業是虐渣,讓他們放馬過來!什麼?那個身披無數馬甲的瞎眼王爺點名要娶她?這......展開

《王妃的農家小院》章節試讀:

第2章咬咬牙,只能將她打橫抱起,看着旁邊的人,開口道:這小姑娘凍暈過去了,得儘快把她送回家去,麻煩老鄉給指個路。」
情況危急;大家也就沒了說是非的心情;你一言,我一語的給霍景鴻指了顧老七家的位置。
顧家是妙山村的大家族。
顧老七的家就在村尾的大榕樹底下,距離村口的小河,也就三四百米的距離。
霍景鴻抱着暈」過去的顧青檸,順着老鄉指的路直奔大榕樹,遠遠的把看熱鬧的村民甩在了身後。
前頭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看清了霍景鴻抱着的人,雙眼瞪大,臉都白了,你把我小姑怎麼了?」
......」這孩子,怎麼說話呢。
霍景鴻解釋,她掉河裡被我撈起來,凍暈了。」
小男孩神色一變,轉身就跑。
邊跑,邊喊,阿奶,別找了,小姑掉河裡了,我小姑掉河裡被人撈起來了。」
正在四處找人的鄭玉秀聽到喊聲,飛一般的跑了出來,看着霍景鴻懷裡冷得臉色慘白的人,頓時就心疼了,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吶!」
身邊已經沒了看熱鬧的人,顧青檸也不好再繼續裝暈。
學着記憶里顧小梨的口氣,喊了一聲娘,娘,我沒事,我們能不能先回去再說,我快要冷死了。」
眼下已經是冬月了。
雖然沒有下雪,但河面上都結了冰,她這河水裡滾了一遭,被撈上來,再被這河邊的風一吹。
那叫一個心飛揚,透心涼!
快,回屋,回屋。」
鄭玉秀急忙抹了眼淚,帶着人就朝家趕,忽然,又想起什麼,小樹,你去跟你爺他們說一聲,小姑找着了,讓他們別回來了!」
哎!」
小樹應承着,撒腿就跑了。
鄭玉秀帶着霍景鴻,一路回了顧家。
才到門口,就扯着嗓子朝着屋裡喊:桂花,快點盛桶熱水讓幺妹兒洗洗,這天寒地凍的,非凍壞了不可。」
顧家的房子,是土坯茅草的。
總共有六間。
顧老七總共四個孩子,三男一女。
老大前些年響應號召,支援家國當兵去了,剩下的顧家二老,兩兒子和幺女,再加上孫子輩兒的,一家十來口人,都住在這院子里。
院子是泥土地的,凹凸不平;靠土坯院牆角落裡的竹竿上,晾着一些都打着補丁的老舊棉衣。
其中一件七八成新,樣式俗氣但卻沒有補丁的花布襖,格外引人注目。
二嫂黃桂花沉着臉,給顧青檸打了一桶熱水,雖然沒吭聲。
但顧青檸能感覺她對自己的不喜。
顧青檸懶得搭理她,徑自提了熱水去洗澡,天曉得,她真的是要冷死了!
不過,在洗澡之前,她還是特意跟鄭玉秀交代了兩句:娘,你也找件衣服讓他換換吧,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這大冷天的,別凍着了。」
娘曉得的,放心吧。」
鄭玉秀連連點頭,給顧青檸找好換洗的衣裳後,又去了廚房對黃桂花道,老二家的,你去找一件老二的衣裳,給小夥子換上。」
嗯。」
黃桂花心頭有些不甘願;但礙於婆婆的威信,她還是轉身準備去找衣裳了。
不用麻煩了,嬸子,我自己有衣裳的,你借我一個地方換就行。」
霍景鴻開口說完,鄭玉秀才注意到,他還帶了一個軍綠色的背包。
得,帶了衣裳就先去換了,這天寒地凍的,難為你救我家小梨一命,嬸子去燒點熱水,你待會兒喝一些暖暖身子。」
霍景鴻原本是想要走的;但,既然顧家人留他換衣服,他還是留下了。
畢竟,眼下河水都結了冰,不換掉濕衣服,等他走到家,衣服上肯定結冰。
娘非得心疼死不可!
這邊霍景鴻才進屋;那邊顧老七就帶着倆兒子顧貳元,顧三元手拿扁擔沖了進來,氣勢洶洶的,一副找人拚命的樣子。
鄭玉秀怒目一瞪,不是讓你們不用回來了嘛,一個個的,都跑回來,不用賺工分的嘛,還張牙舞爪的,不知道,還以為你們要去找誰拚命呢。」
那個小流氓在哪兒?」
什......什麼小流氓,哪裡有流氓?」
鄭玉秀虎着臉。
顧老七氣得跺腳,就是那個佔了咱閨女便宜的小流氓啊。」
顧貳元也接話道,對呀,娘,村子裏都傳遍了,說是一個年輕小夥子把咱小梨從河裡撈起來,又摟又抱的,還......還......」說到最後,他自己弄了個大紅臉,不好意思再說下去。
還什麼?」
面對親娘施加的壓力,顧貳元只好硬着頭皮,小聲的道,還親了好幾口。」
原來,顧小梨在村口投河的消息,眨眼間就傳遍了妙山村,甚至,連她被霍景鴻撈起來後救活的事,都被人添油加醋傳的滿天飛的。
他們聽了這些,可不得跑回來找小流氓算賬嘛。
呸,胡說八道的。」
性子火爆的鄭玉秀當場就忍不住了。
你就說那人在哪兒呢!」
鄭玉秀白了自家爺們兒幾眼,在裡屋換衣裳。」
娘!」
顧貳元就不明白了,就那個流氓,咱還管他幹啥,村裡人多少人等着看咱笑話呢,你還給他換衣裳。」
村上看熱鬧的那些婆娘,可都跟着追來顧家院子外頭了,就是想看看顧家怎麼處理。
要他說,就該啥也不說了;直接把他抓起來,以流氓罪,游村!
你嚷嚷什麼,村裡那群咸吃蘿蔔淡操心的老娘們,一天天不幹人事凈胡說八道,你們也不幹人事啊!
人家小夥子是咱小梨的救命恩人,到你們嘴裏就是耍流氓了?
他們是不是要看着我家閨女掉水裡不成了才開心啊。」
性子火爆的鄭玉秀逮著兒子又一頓罵。
隨後又紅着眼睛,壓低了聲音,你們差不多就得了,反正我是不相信,好好的我們幺妹兒會掉進河裡,要不是人小夥子,咱們幺妹兒就沒了!」
這話一出,顧家人沉默了。
畢竟,自從陳衛東退婚後,顧小梨就尋死覓活的好多次,這幾天都沒出門,家裡也不敢讓她幹活。
所以,她絕不可能是不小心」掉進河裡的。
如果沒猜錯,應該是投河。
想到這裡顧家人也想明白了:人,就是顧小梨的救命恩人,不是什麼流氓。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王妃的農家小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