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甜後,來朕懷裡
甜後,來朕懷裡 連載中

甜後,來朕懷裡

來源:google 作者: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意 古代言情 容修

趙清明並不清明,因為他是個瞎子鹿翩翩也不翩翩,因為她是個瘸子一紙賜婚,將兩個可憐蟲綁到了一起,絕望煎熬的日子漸漸有了盼頭,活死人身上也開始有了人味兒「翩翩,我不想死!我多想看看你!」病榻之上,彌留之際,從來都是乾涸空洞的眼睛頭一次淚如雨下,他絕望、不甘、痛苦、不舍,「我不知道你的樣子,我怕……怕下輩子找不到你……」「不怕,我能找到你,」她抱着哄着瀕死不安的男人,輕輕呢喃,「趙郎,記得別喝孟婆......展開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試讀:

第1章 走上人生巔峰打開春起的頭三個月里,京城就發生了兩件大事。
這兩件事,全跟七王爺有關。
一則大悲,一則大喜。
悲的是,跟了七王爺三年的糟糠之妻,不小心失足摔死了。
摔得到底有多慘,那不清楚。
只知道是從高崖上掉下去的,可謂是萬劫不復,屍骨不存,想想都渾身骨頭疼。
事發時恰好是年關,好生生的日子裏,誰家攤上這檔事,都得扯開喉嚨嚎幾嗓。
七王爺自然不例外,大家都傳他又是飲酒又是發瘋,白天夜裡沒消停的鬧。
大傢伙都能理解。
早知道王爺王妃感情好,可謂恩愛榜樣,其中一個死了,另一個可不得傷心欲絕哭斷腸嘛。
整整一個月,王爺都沉迷亡妻之痛,不能自已。
宮裡的老太后看不下去,七王爺是她最疼愛的孫子,豈能因為一個女人,就要死要活。
於是她精挑細選,看上了本朝第一才女,大手一揮指婚了。
喪妻不過月余的七王爺,立馬又大喜上了。
說是這新妻,不僅有才,還膚白貌美,溫婉可人,配王爺簡直是天作之合。
雲意聽了一路,耳朵都快起繭了。
鑽到飯館裏吃頓飯,居然還不得安寧。
所有人恨不得捧着那什麼七王爺和大才女,往死里吹。
到底有沒有人記得,先王妃才過世月余啊!
想想真是慘。
先王妃屍骨未寒,老公就給她戴了頂綠帽,還是頂舉世皆知的超級大綠帽。
倆人還夫妻呢,得多大仇,才幹出這麼損的事兒啊。
不過再怎麼損都不關她屁事,她又不是先王妃,瞎操什麼心!
雲意嘖嘖兩聲,回神後抓起饅頭塞嘴裏,看向對面的小木魚,吃好了沒?
吃好了找個地兒睡覺去。」
小木魚扒拉扒拉嘴,雲意,我還沒飽。」
……」雲意無語,你怎麼這麼能吃?」
小木魚撓撓頭,我也不想的啊,我正在長身體,啃半個饅頭,哪裡能吃飽?」
沒錢了!」
雲意站起身,拽着他往外面走,你才五歲,吃半個饅頭,我都一大把年紀,才吃一個饅頭。
祖宗啊,咱們是來京城給你尋親的,你不是說你家裡住大房子嗎?
等找到你爹娘之後,你敞開了肚皮吃!」
小木魚被她拎的踉踉蹌蹌,噘着嘴趕路,卻不敢吱聲。
他是離家出走迷路的,在路上晃了大半個月,快餓死的時候,被雲意撿起來。
雲意脾氣不好,但人還不錯。
她說她失憶了,沒地方去,既然碰上了他,那就先幫他找家人。
於是他們才一路風餐露宿,來到京城。
京城果然繁華無比,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街道兩邊擺滿了小攤小販,商店鋪子更是鱗次櫛比。
雲意二人看的眼花繚亂,到處尋找價錢合適的客棧。
他們累的夠嗆,急切的需要張床。
青石板路踩在腳下,古老又沉悶,走着走着,雲意發現前面不遠處,人頭攢動,更加的熱鬧非凡。
走過去細聽,才知道又是關於那七王爺要娶親的。
雲意剛要翻白眼,就聽到了好消息。
七王爺明日成親,從今天晌午起,在府上擺三天三夜的流水席,但凡親自登門送祝福的,都可以白吃白喝。
雲意簡直想仰天大笑,運氣爆棚啊有沒有。
兩個人正餓的兩眼冒綠光,好吃好喝就送上門來。
既然如此,先吃了再說!
雲意帶着小木魚,摸到王府門口,果然看見整條街都是密密麻麻的圓桌,桌上擺放着各色菜肴,紅燒肉,紅燒肘子,獅子頭,清蒸鯉魚……王爺簡直是親人啊!
二人雄赳赳氣昂昂的直奔登記處。
在王府正門口,排着一條長龍,最前面是一張紅木方桌,桌上鋪一張宣紙,紙上是整整齊齊的名字。
雲意左手揉肚子,右手拉小木魚,咬牙切齒的排到隊里。
長龍看起來人多,實際上鬆鬆散散進度倒是喜人。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總算輪到他們。
方桌後坐着個中年男人,身姿魁梧,雲意按照規矩,先畢恭畢敬的壓着小木魚的腦袋,鞠了一躬。
等抬起頭時,她笑嘻嘻的朗聲開口,小女子云意,聞王爺大喜,特來恭喜王爺,賀喜王爺!
祝王爺成親快樂,和王妃百年好合,花好月圓,琴瑟和鳴,鸞鳳齊飛,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她說完後,對面的中年男人,直勾勾盯着她,要笑不笑要哭不哭。
她沒做什麼吧?
那個……」雲意頭皮發麻,囁嚅着開口。
哪知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對面的男人忽然騰地站起來,又忽然撲通跪下來。
這個……」雲意嚇得後跳一步,驚魂甫定,大哥你該不會是想碰瓷吧?
那中年男人不知她腹誹,隻眼圈紅紅,對着她又是鏗鏗兩下,腦門使勁砸地上,大聲的哭喊道,王妃!
王妃您沒死!
這真是太好了!」
無數雙眼睛齊刷刷落在穿着破爛不堪的雲意身上。
雲意懵逼,哪裡見過這種場面,當即手腳發抖,我?」
當然了!
中年男人又使勁磕頭,不是您還能是誰!
就算是您燒成了灰,老奴都認得!」
我謝謝您嘞!
男人差人把她架進王府。
雲意莫名其妙。
她只是來蹭頓飯而已,怎麼成了王妃,怎麼就被押到了這間房裡!
押就押吧,好歹給口飯吃啊……雲意肚子咕咕叫上好幾聲,百無聊賴的托腮坐着。
沒過多大會,外面有了動靜。
**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她豎起耳朵,轉瞬人已經到門前。
房門被大力推開。
一道黑色的影子從眼前一閃而過,雲意還沒看清來人,就被強勁的力道狠狠揉進懷裡。
雲意!
雲意!」
低沉又好聽的聲音,一遍壓過另一遍,恨不得把人的心都叫化了。
雲意很感動,可是她快呼吸不過來了。
她伸出手拍拍男人的後背,艱難的道,有話好…好好說,切莫動手動腳!」
雲意!
你還活着!
真好!
真好!」
那聲音不厭其煩的重複,抱得更緊了。
得。
她說話還不如放屁。
雲意耐着性子等他抱夠,跟前的男人才鬆開手,二人拉出點點距離,足夠她看清來人。
這是個很俊美的男人。
長眉入鬢,眸色清淺,精緻的五官宛如刀削,一顰一笑都很勾人。
雲意猜出來人身份,咽下口水,王爺?」
雲意!
我聽說你失憶了,不記得自己身份。」
那男人不再抱她,改成兩隻手壓着她的肩膀。
同樣痛不欲生。
雲意怕了,老實交代,是失憶了,王爺,你的手能不能拿開,壓得我肩膀都快斷了!」
說話間,她主動撥開他的手,齜牙咧嘴的揉脖子。
容修面上稍有歉意,隨後意味深長的笑了,他一展顏,瞬時風華萬千,王妃若是肩膀痛,不如本王親自替你捏捏。」
別別別!」
長得人模狗樣,笑的令人發毛,雲意打住他道,王爺,咱還是把話說清楚的好。
我失憶了,你說我是王妃,那就當我是王妃吧!」
不過,據我所知,您立馬就會娶個新女人進來。
我知道您和新王妃**,你儂我儂,情深義重,您放心,您千萬放心,只要您給我一大筆錢,五千兩,不,五百兩黃金,算是分手費,我絕對絕對不會出現在您和新王妃的面前,絕對絕對不會破壞您和新王妃的感情。」
她十分誠懇的說完,把手一伸,銀子到賬,一切都好說!
您就是讓我滾着離開王府,我絕對不給您站着!
誠信買賣,童叟無欺,咱倆還是老熟人,五百兩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容修唇角含笑聽完了她的話,眸底深處閃過複雜的情緒,但很快又恢復如常。
他依舊是笑着,邪氣又洒脫,讓人挪不開視線,王妃你說的是哪裡話,既然你還活着,我自然沒有再娶的道理。
我只想要你。
你之前也說過,對我愛到了骨子裡,這輩子沒了我活不下去,我怎麼忍心讓你死,怎麼忍心離開你?」
雲意被雷的里焦外嫩,我已經失憶了,現在對你沒感情…」王妃失憶,本王沒有失憶,本王愛的是你,不必多說,你是王妃,哪也不能去,只能待在我身邊,稍後我就給你安排最好的大夫!」
容修打斷她,向前又是一步,將她牢牢抱在懷裡,深情款款的道。
要是不知道他乾的缺德事,雲意一定被感動到哭。
可她現在成了街頭巷尾故事裏,頭頂綠帽子的倒霉前王妃,這滋味有點酸爽。
雲意心有不甘,王爺,新王妃是太后指婚,你貿然拒絕,恐怕會惹得太后不高興吧?
不如……」本王說過,有你就夠了,既然你回來了,本王斷然不會再娶。」
容修深深看着她,雲意,相信我,不管你失憶與否,我的愛不會因此而有絲毫變化。
奶奶那裡有我撐着,你不必有任何困擾。」
他的眼睛過於執着,雲意喉間發癢,不知說什麼好,半晌悶悶的道,先給口飯吃吧……」莫名穿成了個王妃,還附贈一個痴情老公,她好像忽然走上了人生**。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