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誰留深情付餘生
誰留深情付餘生 連載中

誰留深情付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白慕雲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白慕雲 霸道總裁 高澤銘

白慕雲上輩子是一個傻白甜,被騙得團團轉還樂呵呵的,得罪了最大的金主還得意洋洋!直到被軟禁,被折磨,被毀得一無所有,才悔不當初!被渣男渣女撞死之後,意外回到了三年前爸爸還活着,渣男還沒上位?呵呵,一切還來及!且看白慕雲怎麼開掛虐展開

《誰留深情付餘生》章節試讀:

”你……是你發信息,讓我去幫你,你是故意把我引到501的房間裏面的。這件事,分明就是你一手促成的,是你讓我在公眾面前丟人顯眼,名聲全無的。 ”白子云指着白慕雲,放聲質問道。

白慕雲起身,不客氣的拍開白子云的手,冷聲回道。

”我是發了信息給你,至於我弄髒了我的禮服,這件事你要是介意的話,我可以跟你道歉,抱歉,我看錯了。但是話說回來,我可沒告訴你,我在501點房間裏面,我也很好奇,為什麼你會去501那裡找我呢。還是說,裏面的東西,其實是你為我準備的? ”

白慕雲不怒而威的視線,像一把刀子,刮開了白子云的藏在純真的臉皮下的陰謀。

”我親愛的好妹妹,你若是想要把這件事,從頭到尾的告訴給爸爸聽,我也是奉陪的,但是我保證,這件事,你鬧的越凶,越慘的人,只會是你。 ”

說完,白慕雲扯了扯嘲諷的嘴角。上輩子的自己,不就是這樣做的嗎?

在自己的妹妹的推波助瀾下,逐漸的走向身敗名裂的結局。

此時的白子云連撕了白慕雲的心都有了,但是還是將怒火強壓了下來,離開了白慕雲的房間。

白慕雲,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把你狠狠的踩在腳底,連帶着你那個心只偏向你的那個父親一起……

接下來的白子云被勒令呆在白家裡,哪都不許去。

直到一周後,白長明才同意讓她回去學校上課。

剛剛離開白家不遠的白子云,卻一對夫婦攔在了路上。

”你們是誰?再不讓開,我保證會讓你後悔你們現在的舉動的。 ”白子云陰翳的看着這對夫婦。

”你就是白子云吧!我,我們是高澤銘的父母,是他的同事告訴我們,說你可以幫我兒子的。求求你,救救我兒子吧! ”那個聲稱高澤銘的母親差一點想要下跪,卻被身邊的男人攔住了。

他們知道,白子云可以救高澤銘,卻不知道,讓高澤銘進監獄的人,正是自己眼前求助的人。

原本心情已經壓抑到了極點的白子云,對高澤銘這個廢物已經很有意見了,現在連他的父母也來自己面前蹦噠?

”馬上給我滾! ”絲毫沒有半點人情味的白子云,此時正克制着自己的暴戾。

”白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們澤銘吧,只要你把我們澤銘救出來,我們澤銘,我們高家一定會報答你的。 ”

全無半點心思搭理這兩個聒噪的人,白子云臉色無常的踩下了油門,揚長而去。

徹底遠離的他們之後,白子云突然想通了。

若是高澤銘知道,自己的這次監獄之災,是白慕雲搞的鬼,心裏對她原本就沒有多少的好感,會不會變成恨呢?

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是多一個朋友,遠比多一個敵人要來的划算的,不是嗎?

更何況,白慕雲之前愛這個男人愛的死去活來,怎麼可能在一夜間說不愛就不愛了。

想到這,白子云的車,突然在路口調了個頭,往**局的方向開去了。

白子云永遠不會知道,白慕雲不是用了一夜,而是用了自己的一輩子,用了自己的命,換來的這輩子的清醒……

白子云心情複雜的見到了高澤銘。

此刻這個前幾天還榮光煥發的男人,此刻頭髮因為好幾天沒有洗了,蓬亂的搭在頭上,他明顯沒有遭受過如此的待遇。

”是,是,明白了,好的。 ”高澤銘點頭哈腰的說著,臉上有幾處淤青,動作僵硬,為首是從的樣子。

看來白長明動用了自己的關係,的確讓這個花花公子受到了不小的虐待。

白子云看到此刻他落魄的樣子,差點沒忍住露出一絲輕笑,但想到自己的計劃,很快的壓制住了,變了一副一本正經的臉色。

”白子云!你還有臉來,是不是你在我的酒里下了葯!你到底想要幹嘛! ”

高澤銘直到看到獄警背過身去,立馬換了一副臉色,他再也藏不住內心的憤恨,雙手不停的砸擊着桌面,竟然有點像神經病院里精神失控的病人。

白子云靜靜的看着這個險些癲狂的男人。

”下藥的人可不是我,我不會蠢到把自己送上門的地步。 ”白子云輕描淡寫的說著。

”事發前,白慕雲突然說自己來了例假,讓我給她送東西。是她引我入那間房間的。 ”白子云沒有耐心跟這個傻逼多繞彎子,她只想儘快解釋清楚來龍去脈。

”你放屁! ”高澤銘顯然不相信白子云所說的話。

白子云稍微咪了咪眼睛,輕巧的嘆了口氣,迅速的轉變了方式。

”你難道不覺得奇怪,為什麼我爸會突然出現在現場嗎? ”

聽到這句話,高澤銘終於從憤怒的情緒中抽離,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由自主的長大了嘴巴。

”沒錯,就是你的小相好白慕雲帶我爸進來的,她的目的,是要讓我兩身敗名裂! ”

高澤銘徹底弄清楚了來龍去脈,一時間癱坐在凳子上,身體不斷顫抖着,不久,他再次抬頭看向白子云。眼光已經恢復堅定和正常。

”把我弄出來,我跟你一起收拾那個婊子。 ”

白子云沒想到高澤銘的理解能力還可以,心裏樂開了花,高澤銘被釋放出來的時候,她甚至戲虐的往高澤銘的腰間掐了一把。

”那我們該怎麼做呢? ”

兩人相對無言,露出微笑。

白慕雲早上起的很早,與其說起早,倒不如說她一夜沒睡。她心裏滿腦子都是高澤銘和白子云噁心的嘴臉,她即使已經憑藉自己的手段化險為夷,但想起那場宴會,白暮雲覺得一陣噁心。

她抬頭看了一眼清晨的陽光,打開了窗子。

她在窗邊做起了瑜伽,長久以來她都有這個習慣,每當自己心煩意亂,就用冥想來平靜自己的內心。

突然間她因為一個動作沒有做好,差點摔在了墊子上。

她下意識的捂住心口,

一定是太久沒有練習了,白慕雲暗自嘲笑自己。

於是她乾脆閉上眼睛,沉浸在瑜伽的世界裏,她內心突然得到了一絲來之不易的平靜。

白幕雲專心的做着瑜伽動作,因為閉着眼睛的緣故,渾然不知道暗處有一雙眼睛正盯着自己。

白子云!

那雙眼睛彷彿隨時都要噴發出惡意,白子云看見白慕雲甚至還有心思做瑜伽。

不禁暗自捏緊了拳頭。

突然間她觀察到白幕雲身邊的窗戶是大開的。

她不受控制的朝毫無防備的白幕雲走去。腳步沒有絲毫的猶豫和膽怯。

此刻她只想簡單粗暴的結束這一切。

慕然間,她趁着又一次沒有站穩的空檔,伸手用盡吃奶的力氣,惡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白暮雲霎時間失去了平衡,倉皇的倒在了地上,還好只是撞擊到了腰部。

她立馬看了一眼大開的窗子,隨即明白了白子云的惡毒。

”白子云,那麼簡單就想要我的命嗎? ”白幕雲並沒有沉迷在死裡逃生的感覺中,迅速和白子云展開了對峙。

”給你一點點小小的教訓這樣都不行嗎? ”

白子云因為憤怒和計謀未得逞,胸口不斷的起伏着,彷彿下一秒就要因為缺氧暈過去。

”子云,慕雲,你們在幹嘛? ”

爸爸不知道何時走到了她們的身邊。

白慕雲突然想到了什麼,裝作興緻勃勃的樣子,拉着爸爸去看一件好東西。

白長明很少見女兒這般興奮的樣子,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拉開白幕雲的手,

”慕雲,你要帶我去看什麼? ”

白慕雲明白時機已經成熟,有必要攤牌了。不然,那個女人隨時都會要了自己的命。

”我在家裡,裝了監控。 ”白暮雲一個輕巧的轉身,剛好面對着白子云,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可以給各位看一看,剛才,就五分鐘以前,發生了什麼。 ”

此刻的白慕雲彷彿女王,一字一句的下達着命令。

”白慕雲! ”白子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喊,她又一次想抓住白慕雲的手,企圖和她廝打在一起。

沒想到白暮雲只是一個輕輕的躲閃,就讓失去平衡的白子云一個咧翅倒在了地上。

白長明靜靜的觀看監控內容,看到某個節點時,胸口劇烈的起伏,臉色漲紅,他努力壓制住自己的震驚和憤怒。

只是恨恨的看了白子云一眼。

他走過去,幾次都找不到合適的話語。

”你……你……子云…… ”

一個響亮的耳朵打在了白子云的臉上。

白長明捂住自己的胸口,一隻指頭對着白子云指指點點,毫無規則的在空中亂畫,然後,他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白子云不敢相信的捂住自己的臉,無視白長明身體的異樣,大口的回敬着。

”子云?你有什麼資格叫我子云,媽媽在世的時候,你有對她好過半分嗎? ”

白長明本來已經稍微平靜,聽到這話,竟然因為生氣開始不停的顫抖。

”你給我進房間!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出來! ”

白慕雲冷靜的觀察着這一場鬧劇,她知道白子云抓住了父親的軟肋,此刻她正在進行下一步的盤算。

《誰留深情付餘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