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連載中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棠 孟循 現代言情

宮中首席御廚一朝穿越,成了雲城叱詫風雲的鑽石王老五厲霆琛的逃婚小妻子,還是剛被抓回來的,睜開眼,面對枕邊的帥臉,和原主留下來的一堆爛攤子......現在跑,還來的及嗎?等等,總裁,似乎很喜歡黏着她!穿越而來的御廚程綰綰,能否用古人的處世哲學和生活經驗,適應現代人多變且複雜的人際關係和豪門婚姻?遇到老公厲霆琛層出不窮的桃花,看她這個「豪門正室」怎麼逐個擊退!展開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試讀:

第3章 看上那個老師了?
上一世,她想靠和孟循結婚暫時擺脫這種水深火熱的生活,可最後卻不得不面對死亡。
這一世,她周棠立下重誓,她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裡!
恰在這時蔡夢齡插了一嘴:付澤川就是你們村大隊長的那個寶貝孫子。
不過姑姑,你就別問周棠了,這事兒是我不小心才說漏嘴的,周棠好歹也是大姑娘了,她和付澤川的事情……你就先別過問了。」
看着是在好言相勸,但其實每一句都在添油加醋。
周棠暗自冷笑,看來自己不反擊真拿自己當病貓!
付澤川每次來好像你都在,蔡夢齡,要說般配我覺得你們倆正合式。」
周棠,你……」蔡夢齡沒想到這火會引到自己身上,連忙着急辯解,他明明喜歡的你,怎麼會喜歡我呢?」
哦,夢齡,沒關係,我會讓他喜歡上你的。」
周棠的一臉真誠差點讓蔡夢齡氣暈。
什麼時候這個丫頭變得伶牙俐齒了?
蔡麗敏皺了皺眉,怎麼感覺今天的周棠和平時不太一樣呢?
我說的是真的,付澤川每次都是挑夢齡在的時候來,我看他是醉翁之意之在酒呢。」
周棠邊說邊給了蔡麗敏一個非常確切的眼神。
夢齡,你和付澤川……」微怔,隨即看向蔡夢齡。
蔡麗敏的話令蔡夢齡一下子張大了嘴巴,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着急地搖着手說:姑姑,你別聽她的,我怎麼會喜歡付澤川那種人呢!」
見蔡麗敏沒說話,蔡夢齡的火騰地就起來了,怒目看向旁邊的周棠,周棠,你太小看我了吧,付澤川那貨,給我擦鞋都不配!」
話剛從蔡夢齡的口中說出一下子把周棠給逗樂了,切,她見過不要臉的,但還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小賤人,你笑什麼!」
蔡麗敏狠狠地瞪向周棠,一臉的嫌棄。
你老還不到老眼昏花的年紀吧,不要臉的小賤人在那——」順着周棠手指的方向,蔡麗敏看到蔡夢齡氣得臉都綠了。
蔡麗敏有種被愚弄的感覺,她向著周棠習慣性地揚起手。
既然好好說話說不通,打一頓就通了。
你敢!」
周棠目光一沉,冷冷地看向蔡麗敏。
沒有佔到上風的蔡夢齡面露期待,希望姑姑能給她報仇雪恨。
就在這時一直不說話的劉江河也說道:算了吧,先吃飯,吃完飯再說。」
蔡夢齡悄悄地對着蔡麗敏使了個眼色,蔡麗敏雖然不明所以,但是也沒有再說什麼。
周棠將她們的小動作看在眼裡,她眼光暗了暗,轉身走了出去。
她當然知道蔡夢齡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她倒要看看蔡夢齡要耍什麼手段。
趁着周棠不在,蔡夢齡拉着蔡麗敏進了房間。
夢齡,你剛才幹什麼呢,怎麼不讓我教訓教訓周棠?」
蔡麗敏不解地看着她。
蔡夢齡拉着蔡麗敏坐在炕邊,又把小寶抱在懷裡,才不慌不忙地說道:姑姑,難道你沒看到,今天的周棠有些反常嗎?
她連你都敢反駁,長此下去,還不得上房揭瓦?」
的確,今天的周棠確實不同以往,以前自己一跺腳就會嚇得她一哆嗦,可是今天,竟敢給她頂嘴了。
見蔡麗敏不說話,蔡夢齡繼續說道:姑姑,為了您在這個家能當家作主,我勸你趕緊把她嫁給大隊長的孫子付澤川,這樣姑父的工作也解決了,也沒有人惹您生氣了,豈不兩全其美?」
。」
夢齡,你的意思是?」
蔡麗敏有些吃驚於這個侄女的大膽,皺着眉問道。
姑姑你看啊,生產大隊那幫人明明說一句話就能幫姑父把事兒給辦了,可是他們這麼推三阻四的,還把姑父當白工使喚,明顯就是看着咱們背後沒人,欺負咱們呢!」
蔡夢齡壓低聲音說。
可不是嘛。」
蔡麗敏一拍大腿,你說的這我都知道。」
蔡夢齡接著說道:所以咱們把周棠和付澤川湊一對兒,那大隊長看在他孫子的份上,姑父的事兒一發話不就辦了嘛。
姑姑,這件事可不能馬虎,雖然現在小寶還小,但是你得早點為他做打算。」
要是姑父真成了鎮上的正式工,你們以後就有機會搬到鎮上去住,那小寶接觸的可跟在村裡完全不一樣。」
蔡夢齡的話輕而易舉地說動了蔡麗敏。
她為自己的親生兒子打算是天經地義,犧牲周棠一個沒血緣的養女換全家的好日子,這筆買賣再划算不過。
好,就聽你的。
那夢齡你說,咱們該怎麼做?」
蔡麗敏很快下了決定。
這事好辦的很。」
蔡夢齡莞爾一笑,湊到蔡麗敏耳邊,低聲絮叨着。
這時周棠還蒙在鼓裡,根本還不知道自己就要被那兩個女人給賣了。
蔡夢齡出完主意,又裝成一副姐倆好的樣子去廚房找周棠。
周棠,你聽說了嗎?
你們村前幾天來了一個知青,現在正在小學當老師呢。」
見周棠不理她,蔡夢齡主動說道。
聽到知青」二字,周棠心裏咯噔一下,瞬間反應過來蔡夢齡要和她說什麼。
而且她還隱約想起來,在幾天後似乎會發生什麼大事。
已經過去了十幾年,記憶不再清晰,但她還能想起,那件事和孟循還有付澤川有關。
周棠順手收拾着碗筷,故作無所謂,來一個知青有什麼了不起的看把你激動的。」
話是這麼說,但是這回不一樣,這次來的知青跟以前的知青、跟咱們這兒的人都不同。」
蔡夢齡絲毫不在意周棠的淡然,兩隻手不自覺地捏住衣角,臉也紅了幾分,襯得她原本嬌俏的臉蛋更加可愛。
……」周棠沒有接話。
她知道,蔡夢齡要是不把她想說的話說完是不會停止的。
果不其然,蔡夢齡緊接又說道:這個人長得可好看了,個子高,人又白凈,總之就不是咱們這邊的人的氣質!」
好看能當飯吃?」
周棠一副波瀾不驚的表情讓蔡夢齡有些不悅,她連忙辯解道:那當然了,我騙你幹什麼。
反正,我就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好看的人。」
周棠又明知故問道:難道你看上那個老師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