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閃婚大佬太腹黑
閃婚大佬太腹黑 連載中

閃婚大佬太腹黑

來源:google 作者:八方進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疏 湛寒霆

她是雲城的第一千金,卻在婚宴當天被人拋棄,為了自己與家人的臉面,她轉身嫁給了個殘展開

《閃婚大佬太腹黑》章節試讀:

精心布置的婚禮現場此時一片狼藉,杯子、蛋糕扔的遍地都是!
姜疏一襲潔白婚紗,攥着她的準新郎沈長青寄給她的一封婚禮邀請函孤零零的站在偌大的舞台上。
他是要結婚了,但新娘並不是她,而是她的好閨蜜慕婉兒!
「姜疏,實話和你說了吧,我從未愛過你!
和你在一起這麼多年,都是逢場作戲,不過是為了你們姜家的財產!」
「這幾年為了忍受你的霸道不講理,你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嗎?
終於,我再也不用面對你那張讓我噁心的臉了!」
幾分鐘前,她的準新郎在電話里對她咬牙切齒的吼道。
姜疏這才知道,原來,這些年沈長青對她所謂的深情,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場陰謀計算!
沈長青八歲那年,父母去世,爸媽將差點死掉的他從寒冷的冬日裏帶回家細心呵護。
她也在情竇初開時喜歡上他,一喜歡便是十幾年。
她的十幾年裡只有他,他的十幾年裡,卻不止有她!
她到現在都不敢相信,爸爸忽然被人查出逃稅被捕,媽媽從高空墜落昏迷不醒,姜氏集團易主,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長青哥哥」親手乾的!
昔日的美好一幕幕浮現,他曾擁她入懷,說她要星星,他都為她摘。
現在,沈長青卻給了她致命一擊,讓她徹底一無所有!
「喲,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雲城第一千金姜大小姐嗎?
聽說以前從不低頭看人的呀,怎麼成了二手貨啦?」
忽然有東西朝着台上扔去。
「不會真的有人結婚當天被拋棄吧?
如果是姜大小姐,那沒事了,因為她活該哈哈哈!」
「姜小姐,沒了姜家的庇護,就你這囂張跋扈的秉性,看看還有人敢娶你嗎?
!」
嘲笑聲一聲比一聲高。
姜疏看到了眾人眼裡的諷刺,聽到了她們語氣里的嘲笑。
那些話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匕首在她的身上隨意割傷,尖銳又冷厲,卻再也不會有人出來護着她了。
從前爸爸在時,誰人見她都得恭恭敬敬叫一聲姜小姐,現在,果然牆倒眾人推!
雲城第一千金婚禮現場被拋棄,這樣的新聞,難道不足震驚整個雲城嗎?

沈長青擺明了是想看她被笑話!
偏偏,姜疏不如他的願!
姜疏輕拭眼角淚珠,沁着薄霧的淚眸掃向台下,角落裡一個坐在輪椅上正打電話的銀髮男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姜疏下台,彷彿做了什麼決定似的,她紅着眼眸,提着裙擺路過眾人,不顧他們異樣的眼神朝着他走去,每一步都堅定無比。
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姜疏要幹什麼?
「你,敢不敢娶我?
!」
女人清冷的聲音自安靜的禮堂里響起來,漂亮的臉蛋上帶着幾分破碎的美感。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緩緩抬起了頭,確定這句話是對自己說後,眼底閃過一絲驚訝。
迎上他的臉,姜疏的瞳孔跳躍了一下。
這男人生的很好看,五官精緻,稜角分明,劍眉下是一雙好看的丹鳳眼,雙眼皮下睫毛濃密又長。
他瞳仁很黑,目光看着姜疏時,像是一團化不開的墨,右眼角的那顆淚痣帶着幾分不經意的撩。
只是,目光上移,銀灰色的頭髮下,額頭一片疤痕,觸目驚心,看着便讓人覺得可怕!
可即便如此,還是藏不住男人的魅力,他的氣場是極強大的,甚至帶着幾分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姜疏想:這樣的人,若是個健全的人,該是怎樣一個令女人瘋狂的角色?
這時,禮堂里有人驚出了聲。
「這不是湛家的私生子湛寒霆嗎?」
「二手貨竟然讓這個廢物娶她?」
「等等,這湛三少不是被送出國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他平時可從不參加什麼宴會,他怎麼會在這兒?」
湛寒霆——雲城第一世家湛家最不受寵的私生子。
因為一場車禍,他失去了雙腿,脾氣也變得古怪。
湛家老爺子三年前將他送出國,沒想到他竟忽然回來了?
還出現在姜疏的婚宴,實在稀奇!
湛寒霆瞧着姜疏,本抿成一條線的薄唇輕啟,他嗓音清冷富有磁性的問:「為什麼是我?」
「不出意外,應該沒人敢嫁給你吧。」
姜疏看着他,笑的自嘲,「不出意外,應該也沒人敢娶我。
所以,我們正合適。」
聞聲,湛寒霆嘴角不自覺的勾起弧度,他壓着嗓音,懶洋洋的說著,「姜小姐,我沒錢。」
姜疏不以為然,「我可以賺!」
湛寒霆那雙深邃漆黑的眼眸含着淺淺的笑意,他淡淡開腔:「我是個私生子。」
「那不重要。」
「我這腿,這輩子都站不起來。」
湛寒霆仰臉,眸光深邃的望着姜疏。
姜疏嗤笑,站起來的會劈腿,還不如站不起來的!
他試圖從姜疏的眼底看出一絲退縮的情緒,可是她沒有,女人迎上他淡如水的雙眸,堅定的說:「我照顧你一輩子!」
湛寒霆眼眸眯起,指腹反覆摩挲着他大拇指上的扳指,場面一度安靜。
這時有人發聲,「湛寒霆即便是個殘廢,也不是誰都看得上的。
姜疏這個二手貨,憑什麼認為湛寒霆會娶她?」
「就是,不知好歹罷了!
嫌自己丟人不夠多!」
湛寒霆眼眸微沉,耳邊都是他們的那句——湛寒霆不是誰都看得上的。
全場人都以為,姜疏要被拒絕了。
姜疏聽着他們的話,心也不由得忐忑了幾分,這湛寒霆確實是個很難拿捏的角色。
她會被拒絕嗎?
姜疏也生怕自己再次丟人,漂亮的小臉垮了下去,沉重道:「不願意——」就算了!
可她話還沒說完,便被男人沉磁好聽的聲音打斷,他說:「好啊,我娶你。」
隨着湛寒霆的聲音落下,現場傳來了一陣驚呼聲,眾人議論紛紛,覺得不可思議。
姜疏杏眸抬起,一瞬間的雀躍神色,她也有些意外。
可很快,她便調整姿態,眼眸里閃過絲絲得意,明媚漂亮,彷彿在質問眾人:誰說她沒人娶?
姜疏放下裙擺,溫柔看他,大膽的問:「我可以吻你嗎?」
湛寒霆微怔一瞬,嗯?
湛寒霆還未回神,姜疏已經俯下身。
她一手捂着胸口衣領,眼眸微微抬起,看向湛寒霆時,猶如高高在上的白天鵝。
姜疏閉上眼,睫毛卷翹又長,挺翹鼻樑下,紅唇又撩又誘人,迷人的香與她一同朝着湛寒霆撲面而來。
姜疏軟軟綿綿的吻落在了他冰涼的唇上。
湛寒霆眼眸怔了一下,冒着尖兒的喉嚨瘋狂滾動着—— 姜疏睜眼,一雙美眸勾人魂似的,她笑靨如花,「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閃婚大佬太腹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