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第一鑒婿
第一鑒婿 連載中

第一鑒婿

來源:google 作者:秦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婉婷 秦漢 都市小說

唐代官窯唐三彩!清代御用冰裂紋御酒壺!周朝時期青銅簋總行了吧?勉強入眼!這個人是誰?口氣這麼大?他?楚家廢物女婿,秦漢!商業巨頭穿越到楚家廢物女婿秦漢身上,從此徹底改變了他廢物女婿的命運!打土豪,分古董,分分鐘讓富二代懷疑人生!秦漢嫉惡如仇,權財雙絕,且看他如何走到人生巔峰,君臨...展開

《第一鑒婿》章節試讀:

秦漢並沒說其他的,反而挽起袖子準備將車抬起。

可這一舉動卻被司機直接攔了下來。

”喂!你幹什麼? ”

”你不是着急走嗎? ”

司機冷笑的上下打量,隨後嘲笑道: ”你有病吧?你能抬起幾噸的車? ”

”趕緊滾開!這車比你命都值錢,弄壞了你賠得起嗎? ”

楚婉婷本還沒生氣,可見這司機得理不讓人,還出口傷人,頓時火冒三丈: ”你說話有必要這麼難聽嗎? ”

”怎麼的?這人明顯就來碰瓷的,這你都看不出來? ”司機一臉不屑的說道。

可當他話剛出口的時候,秦漢單手已經抬起了邁巴赫,隨後向後一抬穩穩的放在地上。

只見那司機看的眼睛都直了,目瞪口呆。

楚婉婷也看的驚呆了。

”給他留個電話吧! ”秦漢來到楚婉婷面前,淡淡的說道: ”讓他先去辦事,明天再給他修車。 ”

啪!

邁巴赫的車門突然打開,可能是受了驚嚇,從車裡走出來一位三十左右歲的年輕人。

穿着十分的時尚莊重。

”怎麼回事? ”年前人皺着眉頭問司機: ”還沒處理好嗎? ”

司機趕緊閉上嘴巴,可卻還戀戀不捨的看了秦漢幾眼,轉過頭對年輕人說道: ”王總,他們亂停車還不想賠錢,現在還抬起車恐嚇我們… ”

”你胡說。 ”

楚婉婷見司機撒謊,趕緊開口反駁。

可她卻被秦漢拉住。

”違停確有其事,可停這裡並不影響你從停車場駛出,是你的水平不行,還是注意力不集中? ”秦漢用身體當在楚婉婷的前面,淡淡的質問道。

”放屁!我是老司機了。 ”司機怕被責備,肯定不會承認。

秦漢淡淡笑着,抬手指着上方的監控,說道: ”那我們調取監控看看? ”

”我… ”

司機一臉的尷尬,啞口無言。

年輕人看了看秦漢,皺着眉對司機說道: ”再叫一輛車來接我,別耽誤大事。 ”

”是!王總! ”

司機斜眼狠狠的看了一眼秦漢,口中不止嘀咕着什麼。

”這是我的電話,你的車可以先修着,修好了打電話給我。 ”楚婉婷把名片遞了過去,隨後帶着秦漢開車離開。

年輕人一眼名片後,目光獃滯的目送楚婉婷離去,心中泛起了蕩漾。

”要去哪裡? ”

車上秦漢微微皺眉問道,他隱約記得這應該是回家的路,回他和楚婉婷的家。

楚婉婷沒有理會秦漢,開車來到市中心小區。

鶴城的地價寸土寸金,但這並不包括市中心。

市中心因為過度發展和繁華,人員密度聚集,環境太差,真正富人區在鶴城東北一帶。

楚婉婷和秦漢所住的市中心公寓是專門為精英白領所打造的公寓,環境說不上差,但相比秦漢之前所住的地方自然是天地之別。

兩人站在電梯中,沉默無言。

楚婉婷目光落在秦漢身上,她心中有千萬個疑問,卻因為她和秦漢的關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叮!

電梯門打開,兩人卻看到有人已經站在他們的公寓門口。

”呦,這不是楚總裁么?楚總裁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難道是楚家快要破產了,所以連總裁都只能住在這種地方?看來傳言沈家要和你們暫停合作的傳聞是真的了? ”

眼前這人叫做梁俊山,是楚家原本給楚婉婷安排的聯姻對象。

楚婉婷和他假結婚,其中便有這梁俊山的緣故。

他之所以感到熟悉,是因為這梁俊山私下裡找過他的麻煩。

楚婉婷神色冰冷。

”梁俊山,我住在什麼地方對於楚家和沈家合作沒有絲毫影響。你來找我也不單純是來損我的吧? ”

梁俊山笑了起來,眼神貪婪齷齪的掃視着楚婉婷。

正在這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楚婉婷的面前。

風景被擋住,梁俊山面色立刻陰沉下來,目光冷冷看着秦漢。

”廢物,忘了以前我是怎麼教訓你的了?只會吃喝玩樂,就憑你這種廢物也配得上楚婉婷? ”

秦漢伸手攬住楚婉婷的腰。

楚婉婷臉頰微紅,卻並沒有躲閃。

”我是不是廢物不知道,但她寧願和一個廢物結婚,也不願意多看你一眼,你豈不是比廢物還不如? ”

”你敢罵我? ”

梁俊山本身便是囂張跋扈的性子,何況在他眼中秦漢又是一個廢物,他豈能被一個廢物欺負?

梁俊山抬手一拳向著秦漢眼眸打去。

秦漢另一隻手抓住他的拳頭,反手一扭。

梁俊山慘叫一聲,身體扭曲。

啪!

一個巴掌狠狠打在梁俊山的臉上,聲音響亮。

”這是對你剛才不尊重我妻子的懲罰。 ”

秦漢語氣冰冷道。

楚婉婷身體微微顫抖,心臟不受控制的狂跳,這個男人,真的是那個廢物么?

梁俊山半邊臉腫成了豬頭,兩隻眼睛看着秦漢充滿怨毒之意。

他轉頭看向楚婉婷。

”楚婉婷,你還想不想要和沈家合作?你難道想要楚家破敗在你的手裡? ”

楚婉婷蹙起眉頭,表情遲疑。

”我帶了律師來,只要你保證和這個廢物離婚嫁給我,我保證楚家和沈家的合作會繼續下去。 ”

梁俊山叫囂道,這才是他今天來的目的。

楚婉婷眉間擰成一團。

”之前我已經說過會替你解決這件事,如果你相信我的話。 ”

秦漢這時候開口。

楚婉婷抬起頭來,正對上秦漢的眼睛。

深邃,自信,和她所認識的那個秦漢完全不同。

”相信你?你算什麼東西?一個上門入贅的廢物,連房子都是楚家的,你有什麼? ”

一旁的梁俊山語氣狠毒的譏諷道。

”我已經買了房子,我們是回來拿東西的,難不成我們什麼事情都要向你彙報? ”

秦漢轉過頭語氣冷漠道。

”哈哈,你買了房子?是農村土房么?呸,農村土房都高看你了,身無分文的廢物。 ”

梁俊山狠狠啐了一口。

秦漢看向楚婉婷, ”去房間把生活必用品拿出來,其餘東西沒有必要要了。 ”

楚婉婷皺起眉頭,和秦漢對視。

這裡是她家,要做主的也是她,而不是秦漢。

至於秦漢口中說的房子,她更是不會相信。

一個靠着她的錢吃喝玩樂的男人哪裡來的錢去買房?

”嘿嘿,看來被我說中了啊!連你自己的女人都不相信你,你作為男人可真是失敗到家了。 ”

梁俊山在旁邊幸災樂禍起來。

秦漢沒有遲疑,轉身直接離開。

他因為原身的關係會幫助楚婉婷,但以他的性格卻絕對不會去當做一個舔狗。

楚婉婷不相信他,那是楚婉婷的事情。至於他承諾給楚婉婷的,之後自然會做到,兩人至此兩清,沒有任何關係。

”你給我站住! ”

楚婉婷皺眉冷冷呵斥一句,直到電梯門快要關閉的時候,她才不由上前一步,跟着踏入電梯之中。

”秦漢,你到底要怎麼樣?我告訴你我已經很煩,你最好不要再來煩我。 ”

楚婉婷衝著秦漢表情冰冷,眼中似乎有幾分歇斯底里。

楚家的事情已經壓的她喘不過氣來,她沒有其他心思再和眼前這個男人計較。

”原話奉還,沈家的事情我會替你解決,請你也不要來煩我。 ”

秦漢神色淡漠的回了一句。

楚婉婷眼中閃過怒意,隨後壓制下來。

”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去什麼地方,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

秦漢出了小區,打了一輛的士,楚婉婷也跟着坐了上來。

後面梁俊山從樓上追了下來,看到兩人上了的士,他也隨着開車跟在後面。

或許今天晚上是他追到楚婉婷的一個機會。

的士直接來到鶴城東北最貴的富人區域,這邊都是一座座單獨的別墅莊園。

相比於楚家的別墅,這邊的別墅檔次更加高一層次。

車子停在最盡頭的一棟莊園前。

後面梁俊山也停車隨着走了過來,一臉的冷笑。

”你不會說這棟莊園是你的新家吧?這棟莊園是這片富人區地理位置最好的一座,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被神秘富豪買下,你該不會說這神秘富豪就是你吧?十幾年前你才多大? ”

楚婉婷睜開眼睛,看着恢弘大氣的莊園門口皺起眉頭。

這莊園會是秦山的?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世界出現奇蹟。

秦漢沒有理會梁俊山,邁步走到莊園門口,伸手按了幾個密碼,大門打開。

梁俊山長大嘴巴, ”不可能,你一定是偷偷從哪裡知道了密碼是不是? ”

楚婉婷有些難以置信,只是今天再難以置信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多一座莊園似乎也沒有什麼。

秦漢徑自莊園,楚婉婷緊隨其後,梁俊山咬着牙也隨着跟了進來。

他不信這座莊園是那個廢物的,一定是他不知道從哪裡偷偷知道了密碼。

莊園內並非沒有人,保安,保姆,園丁,電工,哪怕是沒有外界聯繫,整個莊園也可以自給自足超過五年以上。

這座莊園自然是秦漢的,不只是這一座,全國各地稍微大些的城市都會有這樣一座莊園,作為秦漢的落腳之處。

莊園裏面所有人都是秦漢精心挑選,絕對忠心,他們雖然沒有見過秦漢,但秦漢卻可以通過每個人所對應的獨特密碼來確認他的身份。

莊園大門打開的時候,莊園內便已經有人覺察,一眾保安牽着一隻只藏獒走了出來,將兩人圍攏住。

”不要誤會,我是跟着前面那人走進來的,他說這是他的莊園,我看他八成是不知道在哪裡知道了這裡的密碼,你們應該好好審問一下他。 ”

梁俊山衝著保安們喊道。

秦漢神色平淡。

”初一,十五! ”

站在最前面的兩個保安隊長眼睛一亮,然後迅速走上前來。

”秦先生! ”

兩人對着秦漢恭敬道。

初一,十五是兩人的密碼,除了秦漢之外,無人知曉,他們可以斷定秦漢就是秦漢。

秦漢點點頭, ”我最近要在這裡住一段時間,你們去安排吧! ”

兩人恭敬的點了點頭。

後面梁俊山看的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

這廢物是這座莊園的主人?有沒有搞錯?

”他絕對不是這座莊園的主人,你們肯定是搞錯了。 ”

梁俊山大聲喊道。

”秦先生,請問這兩人怎麼處理? ”

保安恭敬的問道。

秦漢回頭看了一眼楚婉婷, ”她願意進來不用攔着。 ”

”至於另外一個人,讓他十秒內離開莊園,否則放狗。 ”

秦漢看也不看梁俊山一眼,邁步向別墅走去。

保安們盯着梁俊山,手裡牽着的藏獒看着梁俊山蠢蠢欲動。

咕咚!梁俊山吞咽了一口口水,這些保安是在玩真的,他要是不走,他們真的敢放狗咬他。

”該死,你們都被騙了,你們等着,我現在就去找人證明那個傢伙是騙子。 ”

梁俊山不甘心的喊了一聲,急忙上車離開。

楚婉婷走進別墅,大氣而又不失奢華的別墅裝飾讓她腳步都下意識的放輕。

楚家有錢,但也達不到這種程度。

只是這一切還讓她有些難以置信,彷彿處於夢幻之中。

”我安排廚師準備了晚餐,三樓有衣帽間,你可以洗個澡換上合適的衣服。 ”

秦漢的聲音忽然傳來。

楚婉婷的夢瞬間破碎,她神色恢復冰冷,走到秦漢身前質問。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和這裡又是什麼關係?不要說這是你的房子,我不想聽那種愚蠢到不着邊際的謊話。 ”

《第一鑒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