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連載中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敬亭 現代言情 穗子

【軟萌女主vs溫柔糙漢】爹不疼娘不愛,家窮人胖,嫁了個老公還不是個好餅,陳涵穗以為自己拿了一把爛牌死後才知道,她親娘是女大佬,她老公是未來土豪對她愛的死去活來的,換個角度看世界一切都不同了……重生回到20歲這一年,涵穗決定把爛牌打出王炸來然而,面對全村第一刁蠻的婆婆、陰陽怪氣的小姑、不是個好餅的老公……軟萌的涵穗抱頭:我覺得我不行男主:我覺得你還可以搶救一下,來,老公給你個人工呼吸展開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章節試讀:

第5章於敬亭抄起戳在一旁的鐵杴,對着玻璃砸過去。
柳臘梅的尖叫回蕩在小院上空。
出來!
等老子進屋拽你呢?」
於敬亭如殺神降臨。
柳臘梅硬着頭皮出來。
妹夫——」為什麼騙我媳婦打胎?」
穗子,咱姐倆處3年,我平日里對你咋樣?
我送你去醫院是想救你娃,誰知道醫生聽錯了,真不怪我。」
柳臘梅故意忽略於敬亭的話,轉頭對着穗子抹眼淚,任誰看都是真情實感。
這話前世柳臘梅也說過,一模一樣。
穗子流產後趁着於家人不注意跑過來質問柳臘梅,柳臘梅用流着淚的臉對穗子狡辯。
前世的穗子才二十歲善良又沒心機,難以分辨柳臘梅說的話是真是假,真相也是很久以後自己琢磨出來的。
重生有了前世閱歷,再相信惡人,那就是傻×,24k純傻×。
柳臘梅,你想打發我們走,在去醫院威脅醫生跟你串口供?」
柳臘梅僵,這傻了吧唧的丫頭,今兒怎麼這麼精了?
別費心思了,醫生都跟我們說了,你謊稱我是神經病,讓他們給我打麻藥做流產。」
想弄死老子兒子,老子先錘她個生活不能自理!」於敬亭火壓不住,輪着胳膊就要揍。
穗子抓着他的胳膊:來時你怎麼答應我的?」
老子不管那麼多,她皮子鬆了,我幫她緊緊!」
言而無信的男人,不能上炕。」
穗子壓低聲音。
草!
(注1)」於敬亭指着嚇得瑟瑟發抖的柳臘梅,你瞅啥,老子罵的是你!」
醜人多作怪的婆娘惹媳婦生氣,害的他差點不能上炕!
給你們兩選擇。
把彩禮還給我,我去找村長說理。」
穗子聲音糯糯的,放狠話聽起來也悅耳,卻沒什麼氣勢。
可這話讓王芬芬娘倆嚇得臉色發白。
柳臘梅抓着她母親的手臂,這事兒可不能傳出去啊,傳出去誰敢娶她?
陳涵穗王八羔子!
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陳開德破口大罵。
於敬亭擋在穗子前,雙手叉腰。
打個試試?
叫誰王八羔子呢,你才是老王八,還是給人家養孩子養的屁顛屁顛的老王八!」
於敬亭說起人話」,不亦樂乎。
他早就看老王八不順眼了,這麼懂事的親閨女不疼,養別人閨女養的眉開眼笑,穗子沒嫁人的時候,不是挨罵就是挨打。
他從老陳家路過十次,有八次都能看到這老王八帶着他的王八婆欺負穗子。


!」
陳開德讓他罵的老臉通紅。
你家祖墳冒黑煙生你這麼個玩意!
老丈人都罵?」
王芬芳就沒見過渾成這樣的。
你家祖墳冒粑粑!
出你這麼個不知廉恥的老妖婆子!
我丈母娘才走倆禮拜,你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身後領着個腦袋進水的娃,進我媳婦的家?
(注2)」我僅代表王家圍子楊家屯父老鄉親、攜全村雞鴨鵝狗貓,向你這勾搭別人男人打別人娃、賤而不自知的老妖婆子發來問候!」
我,我——」潑婦遇到於敬亭這混不講理的也詞窮,一口氣沒上來。
穗子肉眼可見王芬芳臉上的肉被氣得直突突。
前世看於敬亭罵人光顧着怕了,這會不怕他了,聽他罵人跟單口相聲似的,能笑死。
於敬亭瘋狂輸出,順便偷瞄媳婦,見媳婦沒生氣,笑呵呵的,這下可來勁了。
袖子一擼,指着王芬芳繼續罵:磕巴什麼,你罵我媳婦時不是嘴挺溜的?
有能耐打你那坨胖的跟牛屎似的孩子,欺負我媳婦文化人不會懟你是吧?」
穗子比我胖。




。」
在全院都被他瘋狂輸出震懾時,柳臘梅對這句最受不了。
她認為自己比穗子有男人緣,想不明白李有財都跟自己睡過了卻還念念不忘穗子。
於敬亭呵呵兩聲,這不撞槍口上了?
撒潑尿照照,你跟我媳婦比?
我媳婦是仙女下凡國色天香,你是哪個山洞癩蛤蟆成精,跑我這吐泡泡。」
只學會這倆成語,都用來誇媳婦了!
於敬亭邀功地看穗子,見她對他比了個大拇指,激動地還想再罵會,穗子拍拍他肩膀,可以了。
再聽他這單口相聲,她怕自己把正事忘了。
還我彩禮,還是讓我找村長?」
哪有給彩禮還往回要的?」
王芬芳小聲說。
我媽回城前,你答應她照顧我,但你沒做到。
我那倆當兵的舅舅也對你說過,你欺負我他們就拆你房子。」
穗子不看王芬芳,對陳開德說。
陳開德一激靈,他不怕穗子娘但怕小舅子。
文化人就是不一樣——媳婦,你這麼會說話,以後多說點。
跟咱舅說一聲,他們要嫌道遠就來個信,我替他們拆!」
200塊,可不夠陳家蓋房子的。
陳開德就是一萬個不願意,也只能讓王芬芳把錢拿出來。
五分鐘後,穗子揣着200塊,挽着於敬亭出了陳家門,身後是陳家人的罵罵咧咧。
媳婦,這不是回家的方向?」
於敬亭發現不對。
去村長家。」


?」
我只問他們,拿錢還是見官,可我沒說,拿了錢就不報官。」
柳臘梅身上背着她孩子的命,怎麼可能幾句話就完事?
她的善良前世就用完了。
草。





文化人就是不一樣!
你比老子還狠!」
於敬亭豎起大拇指,高,真是高。

《重回八零:糙漢老公小俏媳》章節目錄: